东风野火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流风】两个混更段子

负能量是第一生产力。

可能会收录在本子里,顺带一提本子赶不上展了,祝福我们能赶上七夕开通贩吧。

因为段子很短,所以更多的叨逼叨放在评论,免得给小可爱们造成错觉(。


1.

“在茶楼等我,有事和你说。”

于是风萧萧顶着烈日躺在屋顶,也没想起来还可以进屋里等,被暴晒了足足五六分钟,才看见了流月慢慢行到茶楼门口,步伐里带着不知来由的犹豫,却到底是抬步要迈进来了。

他也不出声招呼,故意悄无声息飞身下去,从背后拍了一下流月的肩。

后者却没如他意料地被吓到,只是平平静静侧过脸看了他一眼,脸色苍白得近似游魂,又凝重如同当日小树林里前来追杀的时候:“先上去吧。”

两人方一坐定,风萧萧还没来得及插科打诨略略缓和下气氛——他脑子里一片空白,也没冒出什么无关紧要的话题以供东拉西扯,心中却不知为何浮出来一个妄想,关于无端也无从的一厢情愿,又或者无限渺茫的心愿得偿。

他自顾自转着心思,流月终于抬起眼直视他,开门见山道:“对不起。”

风萧萧脱口而出:“你和若絮在一起了?!”


2.

风萧萧冷冷看了他一会,突然扯住他领口把人拽了过来。
落在唇上的亲吻最初愤恨近乎野兽的撕咬,纠缠的舌尖能尝到铁锈味道的时候对方才冷静下来,而流月并没有挣,说不好是过于震惊还是负疚感作祟。

他从来也是重情的人。

计划开始的时候两人还素不相识,自然谈不上所谓对错,只是后来时日渐长,纵然只是搭建在虚拟空间的江湖里,也毕竟是生死与共过几回,更不必提那一日从身侧擦过的飞刀。

数据可以随意增添删改,情之一字,轻重却到底只在人心。

也所以他并未如何犹豫地同飞云几人道过了歉,便不再耽搁,径自来寻风萧萧——主动坦白从宽总好过让人从别的地方听说添油加醋挑拨离间的版本,流月不是会犯那种错的人。

直到匆匆赶来的惊风吹雪在楼梯口目瞪口呆站了足有一分钟,风萧萧才把人放开,咬牙切齿地低声道:“那行。一炮泯恩仇,往后大家桥归桥路归路,不要再见了。”


评论(18)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