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自古有情终不化。

【段子】风萧萧做了个梦

※一切的一切,起源于今日份和  @一笑江湖 大佬的聊天。

    正在复习原作的染:“铁旗盟和一剑东来有仇啊?”

    “柳若絮不是还被行云暗影找过麻烦嘛,就风花雪月路过山顶上一棵树那次”

    “神他妈路过一棵树哈哈哈是鸟吗”

瞬间流月就回复道:“闲得都快下出个蛋来了!”(第六卷 第九十六章 名人)

※没跑了,就是你,流月啾。

※宣称不对任何傻白甜恶意卖萌负责,一切ooc都是做梦者风萧萧的锅!


    风萧萧做了个梦。


    照常登陆了游戏的萧老板,发现自己在一片陌生的树林里。

   “在做什么?”

    流月的回答有点出乎意料:“在你的茶楼孵蛋!”

    兔萧萧震惊地在原地站了半分钟,脑海里的弹窗争先恐后跳得它快死机:茶楼人那么多你为什么要在茶楼孵蛋!说起来我们没有生殖隔离吗!是谁的蛋啊!我感觉自己是一只绿色的兔兔了!等一下你为什么可以下蛋?!

    然后独自一只站在树林里的兔子想起来,自己还在迷路中。

    它试着给流月又发了一条消息,被专心孵蛋的啾无情拒绝了。 

    

    从森林深处转了八百圈才终于摸到主城驿站的兔萧萧,在千辛万苦跳上自家房顶的那一刻,觉得自己已经是只断腿兔子了。

    而流月啾好整以暇地在它旁边晒着太阳,从自己肚子下面扒拉出一个个核桃来吃,身边堆着的核桃壳已经快有它那么高:“你来得正好!”

    风萧萧以自己最严厉的眼神谴责对方:“你不是在孵蛋吗!”

    圆滚滚的啾侧过头整理了一下羽毛,置若罔闻地眨了眨眼,用翅膀轻轻推它:“乖。”

    兔子委委屈屈地开始用门牙啃核桃。


    “上面的两位,打扰了。”

    流月啾闻声望下去,瞧见乌压压一片围上来。

    它一秒都没多犹豫,一边抓起剩下几个核桃,一边招呼风萧萧跟上:“走了!”

    然而在屋檐间一飞一跳的两只团子甩脱追兵虽然没花多久,却紧接着就迎面遇上了飞龙山庄的小动物们。

    吹雪啾跳前一步,一旁的惊风配合地出声道:“流月,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飞云啾叹气道:“流月,这些日子你经常独来独往,不在人前出现的时候,都会有刺杀事件发生,这都是巧合?”

    被逐出帮会的提示音在耳边响起来,流月啾呆呆地站在原地,像是全没看见一面喊着“今天就做个了断!”一面朝自己猛扑过来的烈焰汪。

    下一秒后者被兔萧萧凌空一脚踹倒在地,雪白雪白的兔子踩在烈焰脖子上,努力端起神挡杀神的气场:“谁敢上前一步!”

    刚从复活点赶回来的无洋子从屋顶俯冲而下——被流月狠狠一翅膀扇在了脸上。

    风萧萧兴高采烈:“飞云帮主,就请你们先走一步吧!”


    飞云率众渐行渐远,风萧萧又踩了一下烈焰道:“烈焰兄,跟我们走吧!”

    流月啾一言不发地飞过来,落在兔萧萧头顶上。

    沉默地走了好一会,它担心地动了动耳朵去碰流月:“没事吧?”

    流月啾不说话。

    风萧萧正要再问,感觉到一个什么东西落在自己身上。

    “你下蛋了?!”

    流月啾没好气地啄了它一下,把核桃丢到它面前:“之前叼着的核桃掉了!”

    兔萧萧哦了一声,自觉地拿过核桃开始嗑。

    烈焰汪猛烈抖毛抗议:“别把核桃壳丢到我背上!”

    “你还这么嚣张啊?不想要命了?”风萧萧冷笑一声,“随地乱扔垃圾,罚款!”

    流月啾啄了它第二下。

    兔萧萧默默分了一半给它。

    然后顶着流月啾,去买了杂货铺里最大那个西瓜。


    流月啾冷静地挥翅膀把西瓜一刀两半——要不是风萧萧躲得快,看样子想把兔子也一刀两半——自己站在了其中一半上,低着头开始小鸡啄米。

    不知道吃了有多久,撑得不行的流月啾抖了抖羽毛,干脆在被自己啄空的西瓜皮里躺下了。

    旁边兔萧萧突然出声道:“认识这么久了,还没问过你叫什么!”

    流月啾拒而不答。

    兔萧萧探头过来。

    流月啾态度坚决。

    兔萧萧真诚凝视。

    流月啾勉为其难。

    兔萧萧镇静跳开。

    流月啾有所预感地站了起来,兔萧萧转头狂奔,一路笑得让人担心它会不会岔气。

    爪爪里拎着的刀折射了阳光,耀眼如圆月。


Fin.


一个疯狂玩梗!很爽了!

评论(10)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