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染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流风】一个脑洞。

※不打算写成篇,因为感觉甜得有点儿恶心了。

※魔女集会梗。概述大概是不老不死的魔女捡到人类小孩子。需要声明的是有些时候“魔女”指的是依靠血脉拥有魔力的、某种程度上和法师对应的种族,而不限定性别。

※但我还是希望能发点他们相关,这样一来参与的tag里就不会全是其他我完全不想看到又有什么惊天雷文更新的tag了,in my case, mdzs及其相关。

最开始大概是采蘑菇(???)误入魔女后花园的流月月,和一觉睡醒发现自己精心饲养(诶)的蘑菇一片狼藉刚好在犯案现场逮住人开始兴师问罪的魔女风萧萧,宿命的相逢——然后出于我也不知道但反正所有电视剧小说都可以出现的什么意外,总而言之他们宿命地亲亲了(喂。)

然后,然后流月月当然是趁对方呆住了转身就跑啊(……)

第二天中午他的门被敲响了——被一只软绵绵气鼓鼓的并且其实已经因为我还没编出来的什么原因暗恋着他的兔子。

兔子说,他们魔女——是种族不是性别你这愚蠢的人类听明白了吗不要再用这眼神看我!——如果24小时内没有和初吻对象再次接触的话,就会变成属性最相合的某种动物。

所以你得负责。

闲着也是闲着,不管怎么说,兔子这么可爱,有毛绒绒可以撸为什么不接受呢。

——于是他们一起度过了很多很多年经历了很多很多事比如谈恋爱、谈恋爱、谈恋爱还有滚床单,但人类的寿命总是有限的——

大概只能陪你到这里了。

坐在桌边的魔女没有说话,下一秒烟雾炸开,兔子轻盈地从椅子上跳到了他的手边,温热的触感让人足以想见雪白柔软皮毛,一如许多年以前敲响木屋小门的时候。

“和人类相比起来,兔子的寿命也是很短的。”

“所以,”他轻声说,“你已经陪伴过我的一生了。”

“很多次。”

评论(2)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