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自古有情终不化。

【蓝绿】两个片段而已要什么题目清水无差

已出蓝绿坑。因为这对才fo的姑娘可以取关了。

※本来是个短篇,写到后来发现梗没什么意思笔力也不够,又懒,就坑了。

※拆成两个片段放出来。假装自己这个月还是有写东西

※大概是关于小蓝遇见不同年龄的绿总。

※标题打蓝绿是顺手。反正没车也没别的什么,无差。

1.

  睁开眼睛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站在一栋居民楼前。上午的阳光温暖和煦地照在身上。

  怎么回事。

  周围看起来相当陌生,我试着回忆了一下自己之前在做什么、又为什么会来这里,但完全记不起来任何事。手机不在右边口袋里,我开始在身上四处翻找它,想要确认一下日程表。

  然后有两个人走过来,径直从我身上穿了过去。

  我下意识地抬头去看他们,没多久那两个人已经走远了,步伐很快,行色匆匆地,但是毫无异样。

  他们没看到我……他们看不到我。也碰不到。

  我低下头,没有看见自己的影子。

  我没抱什么希望地继续在身上摸了一会,不出意料地没有找到手机。


  有点不知所措地四下张望的时候,我看见了站在窗口的小绿。

  他大概看不到我。说不定我该试试能不能跟他说话,不过这种完全不科学的事件找他也没用啊……正漫无边际地这么想着,小绿的视线落到了我站的这边。

  接着他笑起来,冲我招手示意,大概是叫我上去的意思。

  ……他他他看得到我?我往后看了看,确定小绿并不是在招呼站在我附近的其他人,又伸手指了指自己,看见他回以一下点头,脸上的笑容比起平时看惯的还要多几分惊喜。

  这是什么言情小说一般的发展啊,偏偏是我喜欢的那个人?怎么想都是为了增进感情强行加的设定吧,我现在是不是该求作者良心发现别写生离死别的结尾……

  想什么呢我。我默默摇了摇头,把跑偏的思路收回来,慢慢地爬楼梯。

  说起来小绿的家,好像也不是在这里啊……

  这样想着,进门的时候我刻意留心了一下陈设——比如,墙上闪着萤绿光芒的日历。

  这是……九年前的四月一日。

  小绿十八岁的生日。


  来得及想更多之前小绿把一杯温水递了过来,笑着在餐桌另一侧坐下,“你来了,我真的很开心。”

  “嗯……”我有点不知道说什么好,只能先应一声,感觉脸上有点热。

  等一下。我抬头看过去,几乎没办法掩饰自己的惊讶。现在的小绿为什么会认识我?

  平行世界吗?他认识的是这条世界线上的小蓝?还是说因为我莫名其妙的出现导致了什么蝴蝶效应?我在心里祈祷他别问之前一起去过的地方之类的细节问题,说多错多,暴露了指不定会有什么麻烦。

  “之前一直没机会好好聊天,”小绿双手交叠着,看过来的专注神态、说话的温和语气都和我认识的那个他没有多大分别,某种程度上让我感觉放松了些,“也不知道你平时喜欢什么?”

  “诶……要说爱好的话……打游戏和编程吧。”我有点犹豫地说着,小绿听得很认真,的确是很感兴趣的样子,我添了句解释说明,“因为电脑程序的思路总是很清晰,只要按照逻辑去做的话就能得到需要的结果,我觉得很……友好。”

  不管了。平行世界的话,那个“我”应该不会差太多吧……希望不会。

  “这样啊,”小绿若有所思地点头,“所以现在是程序员吗?”

  “嗯。”

  不假思索地回答完之后,我再一次意识到了不对。小绿这时候认识的“我”怎么可能已经工作了?这么说起来,十六岁和我现在怎么说也差了九年,小绿再脸盲也不至于认错啊……那他认识的就不是那个我了?还是说平行世界线上连年龄也会有变化的可能?

  ……总之,不管他是认错人了还是的确认识“我”又或者别的什么可能性,他认识的那个人至少跟我年龄差不多。目前为止还没什么问题,应该吧。

  “现在在哪家公司工作……方便说吗?”

  有年龄改变的可能做前车之鉴,我没敢回答伯伦希尔,只能稍微避开了他的视线。

  “是不是在本城,能告诉我吗?”

  他的微笑没有什么变化,但我能读到轻微的失望——掩饰情绪方面,他还是离自己九年后的水准稍微有些差距。实在没办法在这样的恳求语气下再次回避问题,我点头回答他:“嗯。”

  “业余时间一般会待在家里啊……偶尔出门走走怎么样呢?”他体贴地把话题引开了,“喜欢猫吗?”

  对猫咖啡厅的兴趣没有变啊,我忍不住笑起来:“嗯,挺喜欢的。”

  “我也是,可惜不能养——这附近有间新开的猫咖啡厅,要不要一起去?”他冲我眨眼,“那里还有猫抱枕,跟我小时候那个特别像。”

  那是分享过秘密后再提起时的、心照不宣的愉快神色。敛着笑意的碧绿眸子里流光一转,像是初春暖风过处湖水的粼粼波光,温软而明亮。

  我觉得自己原地爆炸了。

  直到目光再次扫到墙上的日历,我才终于把自己从“好好好你说什么都好”的状态里硬扯回来,万分艰难地找回自己的声音:“现在吗?”

  他点头:“你可以的话?”

  “可是……今天你生日,”我四下环顾,除了日期之外,再没别的什么能让人看出来他今天成年,没有蛋糕没有礼物盒,更不要提为了聚会做的什么准备,“跟我出去没关系吗?”

  “你知道?”他稍微睁大了眼睛,声音里的惊喜完全不加掩饰,“没关系的,我今天——”

  “连蛋糕也不吃吗?”我忍不住打断了他,“毕竟是过生日,一年就这一次……你别这么敷衍自己啊。”

  “嗯,你说得对。”他笑着站起了身,“我去旁边便利店买块蛋糕,很快就回来,吃完之后一起去猫咖啡厅,这样可以吗?”

  “好……好的。”

  “说好了,那你等我回来。”小绿轻轻在我肩上按了按,像是想确认我不会突然消失。他手掌略高的温度轻易地透过了薄薄的衣料,我感觉脸上又开始发热,声音不自觉就低了下来。

  “嗯。”

  门咔哒响了一声,我又在原处坐了几分钟,终于稍微冷静了些。

  究竟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还有没有可能回去,为什么小绿能看得到甚至碰得到我,也有其他人可以看见我吗……疑问接二连三浮上来,毫无头绪的思考终于被我强行掐断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站了起来,正在小绿家的客厅里来来回回走着。

  我蓦然意识到,这里是小绿的家。是他……长大的地方。

  万一他这种时候回来撞见我在东张西望可就太尴尬了。一边这么想着,我已经忍不住在四处打量了。

  想了解更多……关于小绿的事。

  我想知道。我想知道他是怎么一点一点成长为现在这么耀眼这么好的人,在那些他不曾对我提起的、我也还没遇见他还没能够参与的过往里,都是什么样的环境什么样的经历造就了我所认识的他。

  我想更接近他。我想更了解他。

  我想能站在他身边,能跟他一起……走得更远一点。

  

2.

  再睁开眼的时候,我面前是x大的门口。

  周围来来往往的人比之前的居民楼前多了不少,没过几秒钟就会有人从我身上穿过去。重叠又分开的过程看着还挺有趣的,反正我也不会感觉到……

  眼前一闪而过的身影打断了我的思路。

  刚刚那是……小绿?

  我连忙追了上去。


  要跟上小绿不太容易。他似乎对这附近——至少他正走着的这条路线——相当熟悉,街上的行人又时不时就会挡住我的视线,起初我还会本能地让过迎面而来的人,然而浪费时间的后果是几回险些跟丢小绿,最后我干脆也就目不斜视地撞过去,只紧盯着前面小绿的背影,跟着他一路跑过去,最后终于在一个小公园里停了下来。

  小绿在一个秋千上坐了下来,我也稍微松了口气,站在原地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拿不准该不该上前搭话——他身上穿的是本市初中校服,看着顶多十三四岁。

  也说不定小孩子更容易相信跨越时空这种不科学的事呢,所以我这是被扯到了更早的时间点吗,两次都出现在小绿附近是因为巧合还是别的什么理由,不过这样的话之前那个小绿认识我倒是说得通了,如果还是同一条世界线的话。

  我没有继续想下去。

  小绿在哭。

  之前的几分钟里他一直很安静,只是背对着我一动不动地坐在那里,看不出来什么异常,我甚至以为他只是想找个安静的地方坐一会而已。

  直到刚才听见终于压抑不住的一声抽泣。


  反应过来之前我已经绕到了他面前,听见自己有点发抖的声音响起来:“怎么了?”

  小绿抬头看了我一眼,本能地往后躲了躲,我才发现自己这事做得多欠考虑。换了我这么大年纪的时候,旁边突然冒出个陌生的成年人还在这种偏僻的地方,第一反应怎么想都是惊叫,冷静一点大概会试图周旋一阵找机会逃跑。这可怎么办才好……

  “不,我没有恶……”

  亡羊补牢的无力解释被小绿打断了,他眨了眨眼,语气不怎么确定,声音却还算稳得住:“是……你吗?”

  他见过我?我还到过……不,我还会回到更早的时间段?

  “嗯。发生什么了,能告诉我吗?”我在他面前半蹲下来,稍微仰起头去看他,“别哭啊。”

  之前那个十八岁的小绿呢,也是因为这样才认识的我吗,而不是我所以为的和他同处一条世界线的小蓝?

  他似乎试着想对我笑一下,能完成那个粉饰太平的笑容之前却已经先有眼泪更汹涌地掉下来,他重新把脸埋进手里,先前被压抑的哭声不管不顾地爆发出来,回荡在几乎算是空荡荡的角落里。

  我没办法继续想下去了。

  怎么了……你别哭,你别哭啊。别难过……别难过。

  身体先于本能地上前抱住了他,但我仍然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去安慰,只能默默地一下下抚摸他的头发和后背,感觉到温热眼泪慢慢浸湿胸口的衣服,然后小绿的双手犹疑地抬起来。


  颤抖到几乎喘不上气的哭声终于停止的时候,我试着又问了一遍。

  “怎么了?”

  “我……我已经……”他说了一个字就停下来,沉默了好一阵才再一次试图开口,声音平静了许多,却还是没把这句话说完。

  再一段时间的沉默后他蓦地从我的双臂间挣了出来,碧绿的眸子直直盯着我,绝望得像是眼见神像崩塌的信徒。

  “你有憧憬的人吗?”

  “……诶?”

  他没等我反应过来,也没想听我的答案,自顾自地接着说了下去,声音越来越高语速越来越快,神色也越来越激动。

  “觉得那个人很完美吧?

  “就算对方的生活工作不顺利也一定是因为环境的错,那个人那么厉害却还过得不好一定是其他人的原因,如果换了环境一定能有更大的作为怎么可能会是他的错呢——

  “是这样想的对吧?可是对方其实根本就不是这样的哦?没有完美的人啊?怎么可能会有呢每个人都在极力遮掩自己的缺点把错误推给别人,所看到的以为的完美都是假的啊没有存在过啊!这种感情从一开始就是错的是没有价值的别人是不能依靠的啊!”

  他眼睛一眨不眨地看着我,从始至终没有挪开过视线,哪怕似乎冷静了些的时候有所游移,也不过一瞬间就又重新和我对视,紧张到几乎要咬破嘴唇,却仍然强撑着先前那一番话时候的咄咄逼人,分毫不肯示弱。

  生活、工作,加上之前十八岁生日却独自在家的小绿……我一边整理着思路,一边回想当时小绿对我说过的话,慢慢地开了口,也始终尽可能温和地迎着他的目光。

  “我的确有憧憬过一个人,也说过觉得他很完美……但是他对我这样说过。”

  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难。

  “‘要是会觉得谁很完美,那一定是因为自己还不够了解这个人。’”

  我是说,这毕竟是小绿啊。

  “并且他也确实……给了我接近他的机会,对我坦诚地说出了自己的不足,也并没有始终在刻意营造维护完美的形象。”

  是我喜欢的人。

  “他让我看到了他不是完美的,让我放弃了‘憧憬’或者说‘崇拜’这样的感情。我知道了他是会犯错有缺点的人——但我仍然觉得他是很好的人。就算他不是我曾经以为的完美的人。”

  所以……无论如何也,想要尽力去安慰他。

  “所以我也并不觉得非常失望……我大概能够明白你的意思,你说得没有错,憧憬是建立在错觉和距离上的,也不应该妄自想象一个完美的对方叠加在现实上,更不应该把这种憧憬作为依靠。

  “但是就算没有人可以依靠,我也相信你一定没问题的。

  “你一定会成为非常、非常、非常好的人。

  “因为你是小绿啊。”


  我看见那双眼睛逐渐蒙上水汽,被我背后照来的、夕阳的光辉映着,灿烂到让人移不开眼——像是以往每一次碰面时候,小绿对我扬起的笑容。

  而水滴将要落下之前他向我张开了双臂,紧接着轻盈地直扑进了我怀里,紧紧抱住了我。

  “嗯。”

  空自摇荡着的秋千铁索的声响里,我听见小绿略微哽咽的声音。

  “我一定、一定会成为更好的人。

  “……不会像他们那样的。”


  他后半句话的声音不高,但我还是听见了。

  我记得某次闲聊的时候小绿说过父亲是文学系教授,先前这个他又是从大学里跑出来的,再加上提起的“憧憬的人”……

  我想,我似乎知道为什么小绿几乎从不主动谈起自己的童年了。

  当然不是耿耿于怀之类的理由——我所认识的小绿要比那坚强得多。

  怀抱里温热的身体贴得很紧,我试图更集中注意力地继续先前的分析,却还是不由自主地被还没平复呼吸的、微微颤抖着的他分心,好半天才从纷乱的思绪里抽丝剥茧出结论。

  大概是既然已经过去了,也并非多么令人愉快的事,就觉得没有必要再提起了吧。

  ……怎么这么好啊,这个人。

  我忍不住想把他再抱紧一点,却在思考暂且告一段落之后终于发现天快黑尽,就只能在拍拍他之后松开了手。

  “太晚了,再不回家的话,爸妈会担心的吧?”

  “嗯。”他点了点头,却并没往外走,只抬起头来瞧着我,嘴唇微微抿着,右手轻轻扯住了我的衣袖,有所克制的恳求神色乖巧得让人实在心疼。

  “走吧,”我握住那只小小的手,“我送你回去。”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