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蓝绿】《心声》衍生小绿视角

《心声》衍生


※小绿视角。

※本来想写到小蓝知道小绿有女朋友然后在逼问他之前结尾的,果然还是……下不了手。就姑且这样结束了……嗯我好像结尾又虚了。

※之前本来在写另一篇小蓝视角的(不是心声有关),被机油说了太镇定(……)所以就来挑战自我走一发绿总第一人称了。

※希望吃得开心。端起碗期待评价。

※想到题目的话会补。

  

  我第一次见到小蓝,是在孤儿院里那间小小的研究室。

  刚来这家孤儿院的时候,我就听说了他的事情,从同屋的其他孩子那里。资金不足的关系,这家孤儿院没有多少玩具,绝大多数年纪不大的孩子又沉不下心去看书。捉弄欺负这个不太正常的小蓝,好像理所当然地,就成了几乎所有孩子最感兴趣的事,直到睡前都要津津乐道一番的那种。

  把讽刺语气的“你真聪明”当作夸奖道谢,被指派了其他人分内的事也只要一句“因为小蓝最能干了”就能敷衍过去,甚至在被打的时候都会说出“如果会让你高兴的话打我也没关系”这样的话。

  我无法理解他们的心态和做法。

  不……说确切些,逻辑角度上来讲,我是能够理解的。


  但我不能接受。


  接着,第三天,我在去找爷爷问问题的时候,遇见了小蓝。

  他的左额角被划破了,伤口很细但在渗着血珠,露在外面的手臂和腿上也有好几处淤青,身上的衣服满是尘土,大概是刚才……又在和其他人“玩”吧。

  “你好,我是小蓝!我们可以做朋友吗?”

  他向我伸出手,笑容澄净眼神明亮,像是雨后清透到耀眼的天空。

  毫无疑问,他真心诚意地期待着和我成为朋友。

  就像他想和其他人好好地做朋友一样。

  能够践踏这样的信任这样的心意,毫无愧疚甚至以此为乐。我不明白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你好,我是小绿。”

  我同样认真地握住他的手,想起更小的时候一片飘飘摇摇落在我掌心的白色羽毛。

  我会和你做朋友的。

  真正的朋友。绝不欺骗你,绝不伤害你——也绝不让别人伤害你。

  我保证。

  

  但仅凭我自己做不到。

  那之后有几次,我试着在小蓝被捉弄之前把他叫开,又或者在他们打小蓝的时候尽快通知爷爷来阻止……然而我毕竟没办法时时刻刻都和小蓝待在一起,能帮助他的次数也寥寥无几,他身上总是会有新的伤痕。

  我不知道该怎么办。

  这些伤害对他的影响仅仅停留在生理层面,他还和我最初遇见他的时候一样,把所有人看作朋友,并且深信大家对他也是同样的。就算我直接告诉他其他人都在取笑他、利用他,他也并没有相信我,而选择接受人多那一方“我们对你多好呀”的辩解,然后不怀疑也不怨恨地承受所有这些无理的欺凌。

  无论被如何对待,只要过一段时间就能恢复如初。像是湖水一样。

  但我做不到。我不能忍受这样的状况。有人抛石子的时候湖水大概没有感觉,但小蓝是活生生的会痛会流血的人,他习惯了这样的事,也能够接受,但这仍然是真真正正的伤害。

  他可以不以为意,但我不能。

  我要保护小蓝。一定。


  大概是注意到了我的种种表现,爷爷某天告诉我,他在研究一台能读出心声的机器。

  “也就是说,如果研制成功,小蓝就能像我们一样正常地生活了吧?”

  “嗯。”爷爷摸了摸我的头,“小绿你还小,也很有天分,如果我没能完成的话……”

  “我明白了。我一定会把这台机器研究出来的。”

  我抱紧了怀里的书。


  我开始把绝大多数的时间花在看书上——我有很多空闲时间,毕竟,妨碍了他们好几次恶作剧之后,其他人就几乎不来找我说话了。也许他们把这种孤立看作报复吧,不过我无所谓,爷爷给我列出的单子里有些书读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