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闲扯】关于攻受、可拆不可逆和刻板印象

和写手文的水平没多大关系,这次不打“你要知道你是真的很差”这个tag了。

惯例:观点偏颇预警。想哪写哪。自打脸可能。欢迎理智讨论。

另外三篇闲扯↓

关于刀片、走心和无脑傻白虐。

关于ooc、标点和“不要打击写手”。

关于刀片、鼓励写手和自知之明。


今天也是围观有感。

关于攻受问题,我的观点是这样。

不能逆的bl算什么bl.不能逆的bl算什么bl.不能逆的bl算什么bl.

手打重说三。

倒不是说a今天攻了b明天床上一定要是b推倒a这样一三五二四六周日猜拳(……)的逆法,也不是说站了互攻呢开车的时候两个人就一定得为了上下先打一架。我这里指的可逆是说,ab和ba的相处模式并不应该有什么区别,一篇成文打ba还是ab唯一的决定因素就只是床上一个攻受问题而已,同理一篇清水日常如果作者站的是互攻那么同时打两边tag也没什么不妥。

而不是说,攻受一逆,这对角色(在你的观点里)就变成了完全不一样的两对cp。

拿无限恐怖中洲郑吒x楚轩举个反面例子。

这对cp呢在我看来本身是对很明显的强强,郑吒武力担当、前期圣母心、总而言之是人民的好队长,楚轩呢是军师角色,智力碾压全员,日常冷淡理智类型。

然而郑楚文的日常套路呢,基本上是楚大校突然开了四阶有感觉了然后两个人滚床单又或者是郑吒带着大校体验生活……而后者的表现要么娇羞要么傲娇,以及我甚至看到过有篇文里郑吒喊大校“女王”。

楚郑文我也看过那么几篇,也还是围绕着大校有了感觉这点来写的……而在同人文里变成攻之后,大校就从生活上的傻白甜变成了处心积虑设计郑吒的腹黑,有篇老文里鬼畜到把队长绑在复活祭台上qj之。

我是想说,希望觉得攻受一逆就变成两对cp的人能意识到,原先这对cp除了(仅仅因为床上体位的变化就在你眼里)变成了截然不同的两对之外,已经必然和原作角色也大相径庭的两个人了。

一个非常、非常明显的现象是,(不是某特定cp而是几乎全部,)我看到的大多数作者不站互攻的文里,受方更多时候处在一个被攻方保护的地位,心理上也相对要更弱势(不是更加女性化谢谢。不 是。也麻烦不要把弱和“娘”等同起来。强势弱势是人本身的性格问题,和性别和攻受都没 有 关 系。)更被动,亲密互动的时候容易脸红,对于啪啪啪抱有更加保守回避的态度——真的不觉得这看起来很像是,传统观念里,对于女性的要求吗?

哦还有我非常不喜欢的一点是,攻方有时候会用激烈的啪啪啪来作为“吃醋”的体现,或者对受的某种“惩罚”/威胁。归根结底你情我愿的一件事情,为什么就总显得像攻方占了便宜似的啊?

同理我非常反感的还有嫁衣梗。gl/bg用用都没什么,但是好好的耽美,如果不是剧情需要的话正常要成亲的两个男人请问作者太太为 什 么要让其中一个穿女 性 嫁 衣?作为互攻党,本命cp我订阅了双边tag,而其中一个tag里我翻到过一篇是攻方给受下药,把人放倒了换上嫁衣,受醒过来的时候已经在轿子里去跟攻拜堂的路上了——对不起,就算是两情相悦前提,这个梗我也根 本 不 能 忍。

以及“女装也被算作羞耻play的一种”真的 不是 性别歧视的体现之一吗?

简明扼要一点总结吧。

当你觉得“xx可拆不可逆”“逆了完全是两对cp好吗!”的时候,麻烦先审视一下自己对于“攻”“受”本身的看法有没有带着性别刻板印象。

他们的相处模式,可以和很多事情有关系,比如性格比如地位比如身世。

但那些事情里不应该包括在床上是“攻”方或者“受”方。


以及,站互攻的作者在文里没开车的情况下打双边tag有什么问题?甚至就算剧情里有小段车,只要不是纯肉,本来就攻受可逆的写手同时打两个tag为什么算是 蹭 热 度 呢?

评论(10)

热度(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