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流风】Turning into night Ch2外篇

不好意思给自个儿点小红心,也就存一存。将近两个月前通宵到神志不清的时候写来玩的。

本段又名,如何把人家原作好好的初遇改写成言情且矫su情ran的画风。

安心瘫着等更。

刀斧手的疯狂拖稿:

时隔一月才发出的第二章流风流段外篇,感谢用文笔碾压我的本篇作者 @三九木
————————

绕过最后一个转角之前,叶凯已经再次坚定了自己不去参与圣杯战争的决心——他本就不是多么天赋出众的魔术师,又是这么副随遇而安的性子,无欲无求得说不定拿到圣杯也没有心愿可许。

突如其来浮现在他手背上的圣痕,与其说是寻常魔术师梦寐以求的馈赠,倒更像对那些穷尽毕生心血也难偿夙愿者的讽刺,而于叶凯本人,也不过是个无关紧要的临时装饰罢了。

等到七名master都被选定,关于魔术的这一切就会再一次与他无关了。

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好。拥有相应天赋的人抱着热情乃至存有野心当然不是什么坏事,戴妍琦欢欢喜喜发微信给他说要努力准备材料争取召唤男神做自家servant的时候他多少也能感同身受会心一笑,甚至自认心无大志如他本人,在看见圣痕的头一阵子也禁不住有些动摇——可惜有些人自知之明有得过分,天生做不成燃烧小宇宙的少年漫主角,总之那之后十分钟不到叶凯已经自然而然地把这件事推到了一边,提笔接着做他的四级模拟题。

下一个瞬间,他猝不及防地被撞退了两步,扶着墙才站稳了,看来人还撑着地努力想要站起来,便伸手去扶:“你没事吧?”

散落的长发把脸遮了大半,他只看到对方摇了摇头,也没接他伸出的那只手,倒是微微偏过脸,盯住了他手背……上的令咒。

叶凯还在绞尽脑汁地想解释成纹身贴能不能取信于人,对方已经抬起头来,直直盯住了他。

灯光昏暗,那双墨黑的眸子却像是月光下一捧桃花潭,明亮如能勾魂摄魄。叶凯怔怔地和他对视了好一阵,几乎忘了自己原先是要做什么,才如梦初醒地握住了他的手臂,用力要把人扶起来——接着才瞧见那人脸上的血迹。

意识到之前他已经甩开了对方的手,做好了随时转身逃跑的准备……虽说他也知道自己大概是跑不过servant的。

可惜他还是不知为何多留了片刻,于是就看着猛然失了支撑的人重新摔回了地上,还在犹豫要不要援手的时候对方已经扶着身边墙壁重新站了起来,身形还有些摇晃,却并没有开口求助,只再看了他一眼,就转过身要离开。

寂静夜色里水滴在地上碎开的声音也听得清晰,叶凯低下头,看见昏黄灯光下接近黑色的血迹。

“……等等!”


即使算是处理完毕,对方身上的伤口离愈合实在还差了很远,可他毕竟能力有限,也只能做到这种程度了。

整个过程里那人一直看着叶凯,他起初装得若无其事,没多久还是禁不住低下头去,只作专心治疗的样子盯着对方的伤口,极力试图把自己心里岌岌可危的天平维持原状——可惜事与愿违,狰狞的刀伤和专注得几乎温存的目光似乎殊途同归,哪一样都让他狠不下心一走了之。

“不用谢。”他匆匆抛下这么一句,趁理智还勉强占着上风想要逃之夭夭。

然而还没转过身,对方已经扣住了他的手腕,声音低哑地开了口。

“你愿意成为我的master吗?”

那双眸子里明光流转,有希冀含而不露,只求千载后如昨锋芒能得出鞘。

他虽然性情淡泊,却也不过二十出头,平日里再不显——

到底一颗少年心,不敢辜负匣中剑。

评论

热度(9)

  1. 东风野火lictorfightingddl 转载了此文字
    不好意思给自个儿点小红心,也就存一存。将近两个月前通宵到神志不清的时候写来玩的。 本段又名,如何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