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自古有情终不化。

【极短】风萧萧in wonderland|风流风|原作延伸

※短得跟个段子似的。

※赶在2016的最后一天接着给流风风流俩tag添砖加瓦。

※万年互攻前提。少量(并没开出的)风流车。

※毫无文笔。试图童话和开车,结果都是性冷淡。并不可爱非常抱歉。车改天心情好了说不定补。

※听说有人要给我这篇写番外的?


  兔子风萧萧在奔跑。

  他飞快地沿着小路穿过了森林,接着又踩过柔软的草地。不知名的野草长得几乎比他还要高些,被他奔跑时的气流带着微微晃动,拂在长长的兔子耳朵上痒痒的。

  风萧萧掏出怀表看了一眼时间,离茶会开始只剩下三分钟。

  要来不及了,他有些焦急地想着,继续啪嗒啪嗒地奔跑起来。

  砰。

  面前突然出现的障碍物撞得他晕头转向,往后滚了好几圈,柔顺的白色绒毛都被弄乱了。

  一双手把他温柔地抱起来,放在自己的腿上。兔子还没从刚才的晕眩里缓过来,只能软绵绵地趴在原处,听见对方倒满了茶杯。

  啊,赶上了。他抬起头看了看抱着自己的流月。被撞到的地方还在痛,他有点委屈地用头蹭了蹭流月的手。

  流月笑起来,把茶杯放到他面前的桌上,温柔地一下一下摸他的毛,把风萧萧重新揉成一只服服帖帖的白色毛团。照在身上的阳光和流月的手一样暖和,他被摸得太舒服,都有点困了,半睡半醒间翻过来一点,整个抱住了流月的手。

  接着软软的肚子就被戳了一下。

  风萧萧非常委屈地重新趴了回去,意志坚定地把自己缩成了闭门谢客的一团。

  流月继续揉他,摸了摸两只耷拉下来的长耳朵,手指开始轻柔地一遍遍梳理兔子背上的毛。

  他还是觉得很舒服,这回却不怎么想睡了。热度从被反复摩挲的脊背蔓延开来,他感觉自己的某个部位也已经滚烫地硬了起来,全身都禁不住随着一下一下的抚摸微微发抖。

  一团烟雾炸开,再散去的时候之前白白软软的兔子变成了个身无寸缕的人,正把流月压在茶桌上,急切地去解他衣服。

  后者毫无惊讶神色地攀住了他肩背,略微借力撑起身就吻了上去。

       短如兔萧萧尾巴的童车。


  他心如死灰地把自己再次团了起来,不敢抬头去看流月的表情。而后者默不作声地在原处坐了片刻,拎着他耳朵把风萧萧提了起来。

  风萧萧惊恐地看着自己被拎向不远处公爵夫人的大锅,蹬着腿猛力挣扎。


  欧烨把他推醒了。

  “起床吃饭去了,做什么梦呢你,午觉都这么不安生。”

  叶凯惊魂未定地应了一声,问:“吃什么?”

  “兔肉火锅。”



评论(11)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