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片段】前路无月照|魔道相关|曦瑶无差|fateAU|后续随缘

※“前路无月照,燃尽一时真心作明火。”——《酩酊语其二-登徒》by青释。女神特别棒。
※曦瑶曦无差。片段灭文法。
※夙·黑泥·狗血爱好者·染重出江湖。ooc算我的。
※FateAU.报社预警,报社预警,报社预警——想想fz剧情是什么样。(但不太熟悉世界观细节。如有bug多谢指点。)

1.

孟瑶两手拎满了大大小小的塑料袋,匆匆穿过街道往金氏大楼的正门去。他本来身量偏小,若是旁人大约难免显得狼狈,可他面上是一如以往的春风化雨般笑意,虽是快步走着,行止间也未失了那份犹如与生俱来的从容。
下一刻他远远瞧见了刚从大厅里出来、正坐进车里的青年。
蓝曦臣。

他披挂在身已久的盔甲顷刻间被惯性和久别重逢瓦解,几乎连手上提的东西都顾不得,就要往那辆正要驶离的车奔过去,甚至来不及愣一愣神想一想前因后果,又或者顾及自己眼下这样在金氏下层奔忙的模样和那人是怎样的天壤之别。
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尘世情网里他到底免不了俗,只觉得这场离别已经长如轮回中千年万载的辗转——他朝思暮想魂牵梦萦了实在太久,久到令孟瑶不管不顾地把什么都抛下了,只毫不犹豫地飞奔过去,想要把这一面之缘再延个一时半刻。
和后来心机深重的敛芳尊全然判若两人。

可惜天意却始终如一地不肯垂怜于他。那车和孟瑶擦肩而过,只吝啬地让他在贴了反光膜的玻璃完全摇上前偷得了浮光掠影的一眼。蓝曦臣消瘦苍白了太多,精力不济的样子,只这么片刻就已经快要睡着似的,闭着眼靠在车窗上。

那就是孟瑶最后一次看见活生生的蓝曦臣了。

2.

上回惊鸿一瞥是机缘巧合天命使然,这次相见却经了孟瑶多方打听千般谋划。
他极谨慎地在灯光不及的角落里隐匿着,召出了只纸一样薄的异型生物,命令同自己共享视野的使魔进了那扇门。
他再一次看见蓝曦臣和聂明玦。前者面色平静地躺在张石台上,全无生命体征,而同样闭着眼的后者却面有怒色眉头紧皱,像是在什么幻觉里挣扎。
没让他等太久,屋里就有了动静。
聂明玦睁开眼,最后深深看了一眼石台上不言不动的至交好友,拔出了腰间的霸下。
孟瑶连呼吸都停了下来,整个人仿佛在原地化成了一座冰雕又或者石像,从始至终眼睛眨也不眨,静默地瞧着鲜血迸出而后金黄圣杯缓慢浮现,像要把这光景刻骨铭心。

再片刻后聂明玦推门出来,刀已入鞘,煞气却丝毫未敛,遍身染血的年轻家主看起来介乎战神与地狱修罗之间,是令人退避三舍的气势,打量了他一瞬,开口问道:“你是金家的……”
“是,我叫孟瑶。”他略微低下头,像是谨守尊卑不与上位者对视的样子,声音也极克制有礼,“家主有要事相商,遣我来传话的。”
“……走吧。”聂明玦不甚耐烦地点头应下,大步走在了前面。
孟瑶落后半步地跟了上去,手指轻微动作几下,召回了自己的使魔。
他垂着眼,看见一滴血从聂明玦衣角落下来。
青年人眼角眉梢笑意温和,和多年以后重重谋算弑父杀兄的时候如出一辙。

评论(3)

热度(3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