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染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翻译】Behind the Mask 10-12|P5同人|来栖晓中心|Hurt/Comfort

食用说明:

主中心,无CP倾向。(如果我没看错)

(分节序号是我加上的,方便分开发,原文只有点线分隔符。一共18节,如果没有敏感词事故,接下来也保持三节一更新吧。)(请放心,原文已完结。)

原文链接 Behind the Mask;作者主页 Sharkbaitsekki

授权截图见1-3节的翻译,前文链接:1-3 4-6 7-9;后文链接:13-15 16-18

作者授权时的话:

大家好,非常感谢你们愿意阅读这个故事!我希望你们阅读它时也能像我写它时一样享受。请自由地留言分享你的看法或者对文章的反馈!


(此外,作者也说了希望得到评论(她甚至做好了用谷歌翻译阅读评论的准备),所以如果您喜欢这个故事,我也请求诸位读者留下更有内容的评论譬如对角色行为/性格/表现方式的感想,而非仅仅只是“写得真好”之类内容,我也会把那些评论翻译给作者。)

Behind the Mask

Written by Sharkbaitsekki

Translation by 夙染

10.

“跟你发消息简直比锻炼还累,双叶。”少女跟在真和祐介身后走进房间时,龙司这样抱怨道。

“我就当作夸奖收下了!”双叶灿烂笑道,打开包让摩尔加纳跳到桌上。

“既然都到齐了,就进入正题吧。”他催促。

“当然。”真在桌边坐下,赞同道。

“所以你当时是想说什么,摩尔加纳?麻烦得让双叶都不愿意打字了。”杏好奇地问。

“晓昨天说了些奇怪的话,”Mona坐在桌子正中,“结束聚会后,吾辈到家的时候,他正在做潜入道具。他说他今天准备去印象空间。”

“什么?但他说——”

“他自己去,”摩尔加纳打断对方,继续说下去,“说他想做更多的训练。但他看起来很疲惫。”

“当然了!”杏抱怨道,“我今天其实没有拍摄计划!我只是希望我们可以稍微休息一下。”

“他为什么把自己逼得这么紧呢……?”春叹了口气,悲伤地垂下视线,“他觉得自己还不够强大吗?”

“无论如何,”摩尔加纳把话题拉回来,“吾辈叫了他的名字,说吾辈们需要团长尽可能处在最佳状态。”

“那是肯定的。”

“但是他的回答很奇怪。我想他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摩尔加纳皱起眉,尾巴不安地来回扫动,“他说得好像自己不是团长似的……他说团长是Joker,而Joker很好,永远处在战斗的最佳状态。”

“嗯……”

“好了龙司,我们知道你没听明白,”杏叹气,“但是……我得承认我也不明白。”

“这表达非常抽象……”祐介沉思着说,“我在想,Joker指的是不是他的Persona?当我们作为怪盗团行动的时候。人类的两面性也是艺术中长盛不衰的一个主题。”

“我还是不明白。”

“祐介的意思是……晓有两套行为模式。”真试图解释,“我们认识晓,处在观察期的高中生;也认识Joker,怪盗团的首领。”

“但是……他们是一个人啊,”龙司皱眉,“等等,晓有双胞胎兄弟?!”

“不是,你这笨蛋!”杏抱怨道,“我想我明白了。你是说,晓在异世界和在现实中的行为方式会有区别?”

“‘戴上面具’可能是个恰当的比喻,”春沉思着说,“但是……哪一边是面具,哪一边是真正的他呢?”

“唔……考虑到殿堂的存在,吾辈觉得可能两个都是面具……”摩尔加纳叹气,“吾辈们仍然没有完全了解他,这就是我们需要找到的那一部分。”

“那么这些消息对关键词有所帮助吗?”龙司倾身向前,“如果他心里有类似双叶的殿堂,我想尽快偷走他的秘宝。”

“我们都和你一样,但只能一步一步来。”祐介也在叹息了,“谁还有关于他的扭曲或者扭曲源头的想法吗?”

“嗯……”双叶拿出了手机,“我之前被困在车上的时候也试着做了点东西,这个程序可以搜索晓聊天记录里的关键词和重复出现的频率,从他到东京的第一天开始。我们刚才讨论的时候我正在用它检索群组聊天记录。”

“双叶同学,你听起来,有点可怕……”春有些不安地微笑道。

“真的吗?我以为自己还挺可爱的。”双叶一边开玩笑,一边操作着手机,“好的,它还在继续……但我已经得到一些结果了。嗯,他最近最常用的词是‘冷静’,用了14次,在和一个……叫三岛的家伙聊天的时候?”

“唔,正常。”龙司嘟囔。

“‘卢布朗’……这也是可以想见的关键词。”双叶继续念道,“‘学校’……‘印象空间’……‘鸭志田’……‘黑帮’……”

“黑帮?!”真震惊地大声问,“又有像金城那样的家伙出现了?!他被威胁了吗?”

“冷静点,Queen,应该不是那样的。”双叶摇了摇头,“对话中没有提到敲诈或者匿名邮件勒索。”

“那些只出现过几次的词呢?”摩尔加纳一边问,一边探头过来看双叶的屏幕。

“这有点难。我得教会AI记住晓的常用表达方式,才能分辨出不是他通常用语的那些词。”双叶关掉手机,把它丢在桌上,“倒不是说做不到,但得花些时间。”

“谁还有更好的想法吗?”真叹了口气,焦虑地伸手拨弄头发,“我觉得我们已经离需要的信息不远了,但就是没办法跨越那一道阻碍……”

团员们一致地叹气,然后各自陷入了沉思。

“说起来,晓今天怎么样?”祐介突然转向摩尔加纳问道,“有什么异常吗?”

“应该没有……”摩尔加纳叹气,“吾辈说自己不跟他一起去,想着这样一来他没有交通工具,应该也没办法进入印象空间。但是他醒来之后下意识地开始穿制服,然后才想起来自己不能去学校。”

“太可怜了……”杏再次叹气,“他一定很讨厌这样被关着……”

“我简直没法想象一天到晚只能待在屋里会是什么感觉,”龙司垂下头,“我知道这是为了他的安全,什么的,但这种禁闭真的不会在有些时候令他烦躁吗?”

意识到他们勇敢的团长始终被这样一种命运束缚着的时候,他们再次情绪低落地陷入了沉默。他从未做错过任何事,但却落入被逮捕的境况,并且不止一次,更不要说遭受的种种那些恶劣对待。不得不被关在自己家里只是雪上加霜。

“等等……”

杏突然掏出了手机,而所有人都转向她。

“怎么了?”

“龙司,你简直是天才!”杏一边说着,一边激动地点着手机屏幕。

“我怎么了?”龙司困惑地皱眉看着她,“我是说,我当然是天才!你需要花时间才能意——”

“看!”杏打断了他,把自己的手机亮给其他人看。他们倾身过来以看清屏幕,意识到上面显示的是昨天怪盗团群组的聊天记录。

“监禁。这个关键词在聊天中出现了几次,而且晓甚至自己也说过一次。”

“聪明!”真激动起来,“有可能!说不定他的殿堂和监禁有关系。”

“很好,我们来试试看吧!”龙司露出笑容,打开了异世界导航,“来栖晓,拘留所?”

“无法确认目标。”

“监狱!”

“无法确认目标。”

“牢房?”春羞怯地尝试。

“无法确认目标。”

“阁楼。”祐介提出。

“无法确认目标。”

“法庭。”真也试了试。

“无法确认目标。”

“见鬼,”龙司沮丧地叹气,“我想不到别的……”

“也许我们猜错了?”春叹息道,“说不定他的殿堂和这没有关系呢……”

“继续试,这是我们迄今为止唯一的线索!”摩尔加纳坚持,“来吧,真,你应该很了解关于警察的事情?你可以试着猜猜看吗?”

“哪一方面?”真迷惑地皱眉,“我们把大的名词都试过了。”

“那就试试规模更小的!”

“嗯……好吧……我试试看……”真叹了口气,“教养所?”

“无法确认目标。”

“羁押处?”

“无法确认目标。”

“居家监禁?”

“无法确认目标。”

“警局?”

“无法确认目标。”

“青少年拘留所?”

“无法确认目标。”

“我知道的都试过了……”真退却道。

“继续!你想到的任何东西都可以!”杏鼓励她。

“好吧,这感觉真古怪……”真叹气,“监狱的院子里?”

“无法确认目标。”

“监狱宿舍?”

“无法确认目标。”

“监狱公共休息室?”

“无法确认目标。”

“也许关键词里没有‘监狱’两个字……”祐介沉思着说。

“我想不到……”真抱怨道,“法院大楼?”

“无法确认目标。”

“这最好别是性//虐//待地牢之类的东西……”双叶小声说。

“无法确认目标。”

“谢天谢地,”双叶松了口气,“如果真的是那样我恐怕自己不想进去。”

“你怎么会知道这种……这个……那什么地牢的?!”龙司大喊起来。

“互联网上什么都有啊,朋友。”双叶耸了耸肩,“我们继续试吧。”

“医院?”春尝试。

“无法确认目标。”

“收容所。”龙司提出。

“无法确认目标。”

“特殊单间*?”真叹了口气。

“确认目标。”

他们身处的房间扭曲了一瞬,所有人都放松下来。

“哇,你们看到了吗?!”龙司从座位上跳了起来,“我们做到了!我们找到了!我们找到他的扭曲了!”

“你刚刚说的是什么来着,真?”祐介问道,也是同样激动的语气。

“特殊单间……”令人惊异的是,真看起来甚至更加悲哀了。

“这听起来还好,但你的表情……”杏叹了口气,“特殊单间是什么?”

“单独拘禁的别称,”真解释道,搁在膝盖上的手指无意识地动着,“晓的殿堂是一个……只囚禁了一个犯人的地方,一个长时间以来没有同任何人接触过的,完全被孤立于世界之外的犯人。”

他们的情绪肉眼可见地低落下去。就连龙司也坐了回去,被新的信息震得发愣。

“为什么他会这样觉得……?”真终于叹息道,“我们……我们一直陪在他身边啊。他知道的,我确定他知道我们爱他、关心他,但……他心里始终觉得自己是孤身一人……我不明白我们做错了什么!”

“嘿……”杏轻轻按住她的肩膀,“也许这和我们没有关系。我们还不知道他把什么看作了单独拘禁呢。我们没了解到事情全貌,所以等那时候再下判断也不迟。”

“吾辈们会找出来的。”摩尔加纳嘶声说,“不能再让他受这种折磨了。吾辈不知道他是怎么了,但必须尽快采取行动。如果这种情况继续下去,他会赶在吾辈们来得及做些什么之前就把自己毁掉的。”

“我们有死线吗?”双叶用开玩笑的语调问,但没人有心情欣赏这幽默感。

“越快越好。”龙司紧紧抿着嘴唇,“我忍受不了了……只是想到他承受着这样的伤害就让我觉得快崩溃了。”

“我们都这样认为……”祐介叹气,“但是……我想我们今天只能到此为止了,我建议大家回去睡一觉,明天再继续。”

“祐介是对的,”春点头,“我们已经找到了一个关键词,没理由明天没办法猜出第二个。我们只是需要点时间。”

“各位!”摩尔加纳也点头赞同,“所以已知的情报是,团长有一座殿堂,而其形态是单独拘禁的牢房,接下来只需要找出他把什么视作这牢房就可以了。”

“我们都尽了力,”所有人站起身准备离开时,杏打气道,“我们离能够拯救他又近了一步。”

11.

“嘿,晓……你觉得快乐吗?”

“这问题有点奇怪,摩尔加纳。”晓挑眉,转过视线去看正躺在他床脚的猫,“为什么问这个?”

“吾辈只是想知道……人有可能在一生中得到真正的快乐吗?”摩尔加纳陷入了沉思,“毕竟吾辈什么都想不起来。”

“我想这取决于你自己的记忆,但是……”晓叹了口气,合上他正在看的书,向后靠在了枕头上,“我觉得得到百分之百的快乐是不可能的。但我同样不觉得这是个问题。只有情绪平衡才能保持心理健康。”

“这倒是……”摩尔加纳翻了个身,伸展他毛绒绒的爪子,“那么……你觉得快乐吗?”

“嗯。”晓点了点头,重新开始看那本书。

“是什么让你觉得快乐呢?”摩尔加纳追问道。

“抱歉,摩尔加纳,”晓再一次叹气,推了推眼镜,“我知道你想得到回答,但是……我很累了。可以明天再讨论哲学问题吗?”

“好的……抱歉。”摩尔加纳听起来颇为沮丧,但晓似乎没留意到。他只是又扫了猫咪一眼,沉沉叹息,然后把书放在了窗台上。

“那么,晚安。”他对同伴说,将自己的眼镜也在窗台上放好了。

“晚安。”

摩尔加纳在他身边蜷缩起来,希望他对对方有所帮助,哪怕是微不足道的。

晓总是很快就能睡着,那之后摩尔加纳也花不了太长时间入睡。但今天他试图保持清醒,凝视他的朋友,希望能找到任何有助于他们明天尝试的东西。

“拜托了,晓……”他低声说着,隔着被子轻轻把头枕在晓的大腿上,“求你了……让吾辈帮助你……”

摩尔加纳当初没抱多少期望,但晓回应了他。他永远作出回应,永远给予,从未索取。他自己甚至没有意识到这一点。

晓是如此无私而勇敢,而摩尔加纳决心要拯救他。

大约半个小时后,摩尔加纳已经陷入浅眠的时候,他幸运地得到了自己想要的发现。他是被晓突然的一下抽搐惊醒的,脸上的猛然撞击把他拖回现实。

“怎么……”他抱怨着,抬头去看晓,而立即察觉到晓露出的脆弱神色,“晓?”

那少年没有答话,面上的脆弱表情持续了几秒钟,直到他的手指微微抽搐。

“让我出去……”他含糊不清地说着,把头转向了另一侧,“请……放了我……”

“晓……”摩尔加纳的声音卡在喉咙里。他在晓身边再一次躺下来,不确定该就这样看着他,还是把他叫醒。

而再一次地,晓大概并不希望摩尔加纳知道他做了噩梦,尽管后者已经知道了。但这种情况以前从未发生过。晓通常只是喃喃低语,或者啜泣,这是他头一回说出完整的词句,尽管那话语非常模糊。这一定很重要。

就在摩尔加纳躺下的下一秒,晓急促地抽了口气,慌张地骤然睁开眼睛。摩尔加纳飞快地闭上眼,装作睡着的样子。

他听着晓努力平复呼吸,喘息剧烈得像是刚刚跑了一公里,然后他感觉到被子微微动了,大概是晓坐了起来。

“摩……摩尔加纳?”晓声音虚弱地喊他,而后者几乎就要关切地回答他了。但他目前有更重要的任务,决不能失去眼前的机会。于是他闭着眼睛,没有作出什么回应。

晓沉默了片刻,控制不住地微微抽噎了一声。

“该死的……”他含糊地自言自语,“我不能……别哭。”就算摩尔加纳不知道原因,他也能听出晓对他自己颇为失望。“再忍一忍,晓。你可以的。”他缓慢地深呼吸了几次,“你不能失控。现在还不能。”

他对自己说话的方式并不多么友好,而摩尔加纳怀疑这不是头一回了。他几乎有些同情对方,但拒绝让自己这样轻视晓。

晓重新陷入了沉默,然后他呼吸的模式突然改变了。过了几秒钟,摩尔加纳意识到他在跟着他的节奏呼吸,于是谨慎地确保自己的呼吸足够稳定。

终于,摩尔加纳听见布料摩擦的沙沙声,感觉到旁边晓躺下的动静。他想对方应该很快就会睡着。

“我很害怕。”晓的低语突然打破了沉默,而摩尔加纳几乎为之心碎。但他之后没有再说话,而很快地,晓的呼吸重新变得缓慢而平稳。

那之后摩尔加纳终于可以睁开眼睛,代替晓流出被他自己压抑的眼泪。

12.

“吾辈们必须尽快行动了。”这是第二天他们在学生会室重新会面时,摩尔加纳的第一句话。

“发生了什么吗?”春担忧地皱起眉。

“他做了噩梦……”摩尔加纳的尾巴低垂着,“不是什么愉快的经历。”

所有人都飞快地严肃起来。

“好。我们继续昨天的会议,”真提醒道,“我们接下来要找出他把什么看作了隔离单间。”

“你觉得这是像其他殿堂那样的,现实中的什么地方吗?”杏问道。

“我们没什么其他选项,”龙司沉思着抿唇,“他的房间?”

“来栖晓,隔离拘禁单间,他在卢布朗阁楼上的房间。”真对她的手机说。

“无法确认目标。”

“那么,卢布朗?”双叶接着说。

“无法确认目标。”

“整个四轩茶屋?”祐介提出。

“无法确认目标。”

“试试更大点的……东京?”杏也加入进来。

“无法确认目标。”

“想想看……”真低声自言自语,“什么地方会让晓认为自己是孤身一人的呢?”

“他在家待的时间最长吧?”祐介评论道,“我们的选项不多。”

“学校?”龙司不怎么有信心地尝试。

“无法确认目标。”

“值得一试就是了……”他叹了口气,垂下头。

“印象空间?”春抬头说。

“无法确认目标。”

“好吧,在我们把所有能想到的地方挨个列举一遍之前,有谁有别的想法吗?”双叶叹息道。

“我什么都想不到……”龙司皱着眉,“他实在不是会让自己被什么束缚住的那种人。”

这令摩尔加纳陷入了沉默。他觉得嘴里有些发苦。

“好吧,那我们只能挨个试了。”真叹了口气。

“等等,”摩尔加纳打断她,“吾辈觉得……吾辈想试试看。”

“来吧,”双叶叹着气,把真的手机递到摩尔加纳面前。

令人奇怪的是,他看起来有些犹豫。

“来栖晓……隔离拘禁单间……”他沉思了片刻,才继续说下去,“Joker.”

“确认目标。开始导航。”

“这什么玩意?!”龙司,再一次地,最先从他的座位上跳了起来,“我还以为我明白了呢,这又他妈的是什么?!”

“这是什么意思呢?”杏看向双叶,又转向真,然后重新望着双叶,等待一个答案,“Joker不是一个地点啊,Joker甚至不是一个真正的人!”

“对于晓来说,他是的。”摩尔加纳解释道,“对晓而言,Joker是全然不同于他的个体。是他自己的一部分……不会被任何事物打败的,他的一部分。”

“包括他自己在内。”

“所以把晓拘禁在单间里的狱卒是他的第二重自我……Joker,怪盗团的团长。”双叶进一步说明,“听起来像是……他觉得被另一个自己所束缚了。”

“不管怎么说,你到底是怎么想到的,Mona?这简直是飞跃!”春赞美他。

“吾辈只是……根据事实推理吧,猜的。”摩尔加纳悲伤地看了她一眼,“快去卢布朗吧,路上吾辈会解释的。站在咖啡厅里面应该就足够进入他的殿堂了。”

“好,我们走吧!”龙司以他一贯的热情欢呼道,“去拯救我们的团长!”

“我有些好奇他的殿堂会是什么样子……”春沉思着说,“隔离拘禁单间听起来……很孤独。”

“这恐怕是一个人所能身处的,最孤独的场景……”真叹了口气,站起来跟上其他人,“我只希望我们能把他救出来。”

To Be Continued.

译者碎碎念:

*“特殊单间”,原文为“Special Housing Unit”,中文似乎没有对应的词,因为后文就解释了含义,也不能就意译。姑且这样子直译了,欢迎提供改进意见。

这一更揭晓的关键词我觉得非常棒!看到的时候忍不住猛拍大腿的那种赞!啊原作者简直神仙!刀片爆炸好吃!(敲桌大喊)

也是没有料到我还能连续两天双更……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啊永远只有早上起床的时候会想起要定时看看远处,请问可以给我众筹一瓶滴眼液吗(滚开)

评论(19)

热度(1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