夙染

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翻译】Behind the Mask 16-18|P5同人|来栖晓中心|Hurt/Comfort

食用说明:

主中心,无CP倾向。(如果我没看错)

(分节序号是我加上的,方便分开发,原文只有点线分隔符。这一更就是完结啦!)

原文链接 Behind the Mask;作者主页 Sharkbaitsekki

授权截图见1-3节的翻译,前文链接:1-3 4-6 7-9 10-12 13-15

作者授权时的话:

大家好,非常感谢你们愿意阅读这个故事!我希望你们阅读它时也能像我写它时一样享受。请自由地留言分享你的看法或者对文章的反馈!


(此外,作者也说了希望得到评论(她甚至做好了用谷歌翻译阅读评论的准备),所以如果您喜欢这个故事,我也请求诸位读者留下更有内容的评论譬如对角色行为/性格/表现方式的感想,而非仅仅只是“写得真好”之类内容,我也会把那些评论翻译给作者。)

Behind the Mask

Written by Sharkbaitsekki

Translation by 夙染

16.

当幻影怪盗团再一次抵达他们团长的殿堂时,他们发现这里毫无改变。这牢狱仍然黑暗阴冷,带着长久以来无人造访的潮湿气息。

“今天只有一个目标,”摩尔加纳一如既往地提醒他们,“偷走秘宝!”

“各位!”真大喊道,转身面向她的朋友们,“我们去拯救晓!”

“好的!”其他人一致地喊出声来,跟在真身后走进了黑暗里。

大概是因为Joker的协助,走道尽头的门背后是直接引向最底层的通路,这让他们的潜入轻松了百倍不止。那支小蜡烛的光亮微弱,令人无法在远处看清秘宝是何种形态,于是他们小跑到了栅栏前,希望尽可能地节约时间。

起初,他们什么都没有看见。

“秘宝到哪去了……?”摩尔加纳皱着眉,整只猫紧紧扒在铁栏上,想看得更清楚些。

“它不在这里吗?”祐介紧张地应答,所有人都微微慌张起来。

“不应该……”真握紧了栅栏,“Joker!帮帮我们!”

熟悉的狂风卷过,他们转过身,看见他们朋友的另一个自我走来,步调是一贯的轻盈。

“你们需要求助的时候总是来找我,”Joker一边走近,一边评价道,“难怪晓觉得戴着我的面具会更好。”

“没空说这个了!”杏气恼地抱怨,“先帮忙找秘宝行吗?它不在上次的地方了!”

“因为它藏起来了。”Joker回答道,向栅栏走过去。真和摩尔加纳都让开了,而Joker停在囚室前面:“非要把自己的心藏到最后一刻吗?我想这确实也是你的风格,晓。”

沉默持续了片刻,他像是对着虚空说话。但再几秒钟之后,就有锁链的声音响起来。烛光里他们看见先前那次旅途中见到过的晓,腰背弯曲、身带镣铐。

“晓!”他们异口同声地喊出来,而少年看起来比上次见面时更加憔悴。

“就是它了!”摩尔加纳警示道,“这个被囚禁的晓就是秘宝……吾辈可以感觉到!”

“所以我们要帮助他越狱?”龙司露齿而笑,“我想这是个非常合适怪盗团的任务。”

“我不会出去的。”那囚徒拒绝了。其他人一时陷入沉默,而他继续说下去:“求你们了。我不能离开这里。”

“晓……”真绝望地叹息,“躲起来已经没有用了。我们知道你一直被伤害着,我们只是想要帮助你摆脱那些痛苦。”

“是啊……求你了,晓,和我们一起离开吧!”杏央求他。

“你是我们的团长,但更是我们重要的朋友。”祐介也加入进来。

“你拯救过我们所有人……现在我们想要回报你。”春紧接着说。

“不是你告诉我的吗?沉溺于过去的话我就永远不会好起来了。”双叶攥起了拳,紧紧盯着身着囚服的少年,令后者羞愧地转开了视线。“我们来这里为你做同样的事!”

“就交给他们吧,晓,”Joker向他示意自己身周的怪盗团成员们,“你和我都知道,你一直这样期望着。”

那囚徒抬眼看向Joker, 和他对视了许久。每个人都下意识地屏住了呼吸,等待他的回答。

但他什么都没有说。

他移开了视线,而目光的落点显然是Joker身后。

团员们立刻跟着他看向那边,转过了身。

走道的尽头是另一个晓,穿着平常的衣服,脸色苍白地站在楼梯边上。

“又一个……?”杏叹了口气,“这儿到底有多少个晓?”

“只有一个。”Joker也转过了身,手插在口袋里,“就是这一个。”

“晓……?”龙司喊他名字,意识到这身衣服正是他朋友今天穿着的。

晓在原地停顿了一瞬间,然后快步向他们走过来。

殿堂地震一般剧烈摇晃起来。

“你们在这里做什么?”他问道,并不是全然愤怒的语气,但也没有多么冷静,“你们为什么要来?”

“晓……”真咬着嘴唇,走到了其他人前面,“对不起。我们没有告诉你,但我们真的想……”

“我不明白……”晓紧紧攥起了拳,“我以为我们……我们是朋友。”

“我们当然是!”春飞快地回答,看起来随时都会冲过来拥抱他。

“晓,你必须明白!我们不是来这里伤害你的。”

“请别再这样了。”牢房里的囚犯喊出了声,重重摔在坚硬的地面上,身上的锁链发出巨大的声音。

“不要再一次背叛我了!”

“这不是背叛!”杏转向他们的朋友,后者看起来对此非常抵触。

“晓,让我们帮帮你。我们知道你一直非常痛苦!”

“躲在面具后面不会有所帮助的,”双叶点头赞同,“把你真实的自己展现给我们吧,让我们帮帮你。”

“我需要强大。为了他们。”那囚徒在他的牢狱里低语,像被抽空了力气那样伏在地上,“如果我不够强大,他们会离开我的。”

“闭嘴!”真正的晓突然喊道,怒视着他的镜像,那目光几乎带着杀意,“别说了!停下!”

身着囚服的晓低低啜泣着,把自己拖拽到了烛光之外,在黑暗里消失了。他离开之后,真正的晓看起来终于松了口气。

“这不应该发生的……”他低声对自己说。

“我简直不能相信你还在试图隐藏自己的弱点,就算现在所有人都亲眼看见了。”Joker语气严苛,来回扫视着空空如也的囚室和晓,“我是你的自信心,晓。我是你的力量。但如果最后你的内心不够强大,就算是我也会动摇的。”

“你为什么要帮他们来到这里?”晓瞪着怪盗版本的那人格,愤怒的泪水浸湿了双眼,“我从来不想这种事发生。”

“你不想?”Joker嘲弄道,转向了晓,“你忘了一件事。”

Joker取下面具同他对视,晓看着那与自己一般无二的面容,明显地屏住了呼吸。他几乎要为自己现下的无能为力发起抖来。

“我就是你。”Joker语气坚决地提醒他,“所以如果我帮助了他们,那只会是因为你心里有一部分,是想要被拯救的。”

沉默再一次降临在这地方,就连地面的震动也慢慢消失了。怪盗团团员们一动不动,既是尊重也是迷惑地沉默不语,看着晓同他自己对抗。

最后,Joker重新戴上了面具,身形渐渐模糊了。

“这样就对了。”他低声说,将已经半透明的手伸向他,“也到你该好起来的时候了。”

晓没有说话。但当Joker完全消失,只在原地留下一个小小光球的时候,他抓住了它,按进自己胸口里。Joker融进了他的身体里,而晓垂下头。

“晓……?”龙司轻声喊他,“你没事吧……?”

“把它拿走吧。”晓唐突地出声,然后突如其来地跪了下来。

“晓!”杏惊慌地想冲向他身边,但另一次地震拦住了她。这一次如此剧烈,让人几乎站立不稳。

但和殿堂崩溃时的震动不同,它飞快地结束了。

“嘿……看这边!”双叶突然喊了起来,令所有人的注意力都转向牢房,“它打开了!”

这一次,通向晓内心最深处的封锁完全消失了,而穿着囚服的那个他再一次出现在烛光里,双膝着地。

“晓……”真叹了口气,转向真正的、仍然沉默着跪在原处的晓,“我很抱歉。”

“把它拿走就行了。”晓重复道,语气几乎是尖锐的,“该死……你们已经赢了。”

“这和输赢没有关系。”摩尔加纳的猫耳微微转动,“晓……为什么你不肯让自己接受帮助?”

“我很害怕……”回答他的是那囚徒,他呆滞的眼神令所有人都要心碎了,“到头来,我还是在害怕。”

“让我们把你的恐惧带走,然后你会好起来的。”龙司攥着拳头,转向身着囚服的少年,“来吧。让我们把你救出去。”

“不,等等。”真摆手阻止了他们,其他人颇为惊讶,但真只是悲哀地凝视着晓,“晓……求你了。你并不只是我们的另一个行动目标。你是我们重要的朋友。用什么方式都好,我们只是想帮助你。”

晓仍然没有说话,但值得赞扬的是,他抬起头来看向了真,双眼溢满了泪水,尽管他极力试图去压抑。

“我们不会偷走你的心,晓。”她继续说着,无视身后龙司迷惑的声音,“我们不会偷走它……你自己取走它吧。”

晓似乎在思考她的话。他的视线从真移向地面,又转向她身后的其他人,转向囚犯版本的他自己,最后落回地板上。他抬起手,凝视自己的掌心,似乎挣扎于自己是否能够抓住他们给予的这胜利。

最后,他的手垂落下去,再一次低下头,额前凌乱的发丝挡住了脸。

“晓……”春低声喊他,双手紧紧按在自己心口。她几乎觉得,继续看着他们的朋友如此挣扎,自己就要心碎了。他们迅速地彼此交换眼神,意识到大家的心情都别无二致,但没人知道该做些什么。

“嘿……”双叶柔声说,尽管听起来有些不自在,“如果你不想的话,我们还是可以偷走你的心。这由你决定。”

而晓终于做出了回应。

他一拳砸在身边的地面上,不知道是源于沮丧、恐惧还是担忧。击打混凝土的声音沉闷,但这对他似乎已经足够了。

他深呼吸,一次、两次,然后站了起来。

他走上前去,脊背笔直。面前的人群沉默地退开,为他让出一条通路,屏住呼吸,凝视着他缓慢但坚定的步伐。

少年走近了他的秘宝,眼镜后投出意味难辨的目光,而对方也抬起头来。他在跪倒的少年面前停步,以审视的眼神最后打量他。

而终于,他向身着囚服的自己伸出了手,就像早先Joker对他做的那样。

“我会让你自由。”他低声保证道。

那囚犯犹豫地凝视了他片刻,然后握住了那只手。双手交握的刹那,随着一声轻响,锁链消失了,紧接着是刺目的强光,令其他人不得不捂住了眼睛。

而他们将手从眼前移开时,烛光里晓仍然握着另一个自己的手,后者身上已经没有了镣铐。

“我一直知道你能做到的。”囚徒终于对自己露出微笑,平静地闭上了眼。

就像Joker那样,他消失之后也凝聚成了光球,被晓抓住,毫无犹豫地按进了心口。他微微低下头,像在对这一部分自己道别,然后转向他的朋友们。

他们回望过来,带着不同的、骄傲而放松的神情,和泪光闪烁的双眼。

晓于是也对他们微笑了,有些紧张地抓了抓头发,还是他每次想要装作若无其事时的模样。

“所以我想,我们该走了吧……?”他哑声说,完全被声音暴露了内心的混乱感受。而就在这时,殿堂也隆隆作响地震动起来,幅度比先前剧烈得多。“我是说,在这种情况发生之前。”晓发出不怎么真实的笑声,像是试图讲个笑话却失败了。

“没错,”真点头道,“我们没有偷走秘宝,但我想我们成功了。”

“来吧,晓,”龙司灿烂地对他笑,像要连他的那份快乐一并补上,“我们回家吧。”

“好。”晓点头答应,走向他的朋友们。

隔离拘禁单间的墙壁开始崩塌,而就在他们登上楼梯的时候,巨大的石块从天花板上砸了下来,在他们身后,将一直以来他关押自己的牢房完全封死了。

 

17.

“您已回到现实世界。目的地已消失。”

与此同时,他们听见谁倒下的声音,膝盖重重砸在卢布朗的木质地板上。

“晓!”杏喊出了声,第一个注意到他摔倒了。而离他最近的祐介跪下来,成功地抓住了他的肩膀,让后者的上半身能够倒在他的身上,而非摔落在地。

“他还在呼吸,”祐介声音有些发颤地说明,“但他肯定累了。”

“嘿!”另一个声音加入了对话,他们转过身,看到来回扫视着他们的惣治郎,显然因为倒下的晓而紧张起来,“发生了什么?!你们在这里干什么?他还好吗?”

“别担心,惣治郎,”双叶也开口了,“我们去处理了一些怪盗团的事情,晓只是太累了。”

“你最好别惹麻烦,双叶,”惣治郎抱怨道,仍然向他们走来,“我要暂时关门吗?他需不需要看医生?”

“没问题的,老板。”真摇了摇头,看起来甚至有些愉快,“我们会带他上楼,然后陪着他,直到他醒过来。他会好的。”

“会比原来更好,”龙司补充道,“走吧,我和祐介可以把他带上去。”

“别弄出太大声音,”惣治郎不那么严肃地警告他们,“如果需要什么的话,就告诉我。”

“非常、非常美味的咖喱。”双叶一边说着,一边跟上了其他人,“但……晚一点吧。现在,我们要带他上床休息了。”

尽管他又一次担忧地扫视过失去意识、被龙司和祐介架着的晓,惣治郎仍然点了点头,没再说什么,便让他们上楼去了。

男孩们把晓安置在他的床上,动作轻柔谨慎得几乎不像他们自己。杏帮着脱下了晓的鞋子,而双叶摘掉他的眼镜放好。春很快赶回楼上,带着一块湿毛巾,为晓擦去了脸上已经干涸的泪痕。摩尔加纳在晓身边蜷缩起来,凝视着他平静的睡颜。

“我想我们该让他休息……”真建议道,但没人离开。

“好的,我就待在这里吧。”双叶指了指床,爬到一角坐了下来。

“我想我们都还要在这待一阵子。”祐介说出了所有人的想法。

“你们也该休息一下了,”摩尔加纳补充道,“还没结束呢。目前为止吾辈们只是让他相信了,自己可以对吾辈们敞开心扉……所以当他需要依赖吾辈们的时候,吾辈们必须做好准备。”

“你说得对……”真赞同道,“而我们会帮助他摆脱痛苦的。记住他为我们每个人做过的事,这会是我们的动力。他一直需要我们,就算在我们没有意识到的从前。”

她看着晓沉睡的模样,神色混杂了关切和放松,在他床边坐了下来。

“我们会让他知道,从现在开始,我们会无条件地陪在他身边。”她作出结语,愉快地看见所有人点头同意。

 

18.

晓醒来的时候意识到有些不对劲,但他感觉比以往都要轻松。

周围不止一人的呼吸声令他有些警觉起来,他慢慢坐起身。橙黄的夕照透过小小的窗户落进来,而他迅速地认出了房间里其他七个伙伴,待在不同的地方,以舒适或并非如此的姿势。有些人坐在他床上,另一些人在沙发上,还有人坐在椅子上,而他们都在他身边,在等着他醒来的过程里同样陷入了浅眠。

他的动作似乎惊醒了谁,晓低下头,看见摩尔加纳舒展了四肢。

“所以……你终于醒啦?”他低声说着,不想吵醒其他人。

“恐怕关于我殿堂的事情不是做梦?”晓虚弱地微笑,试图把自己睡乱的头发抓得整齐些。

“不是。”摩尔加纳摇了摇他小小的头,然后跳到晓身上,湿漉漉的鼻尖亲密地磨蹭着他,“我们还在这里。”

他们的确都在。晓的目光扫过他的朋友们,意识到他们不仅是共犯,更是密友,是他可以永远信任的人。他与他们所建立的羁绊是特别的,而他再也不需要向他们隐藏任何东西。

他也再不需要害怕了。

“欢迎回家。”摩尔加纳轻声说,在晓流出眼泪时对他温柔地微笑。

而摘下他一直用以藏身的假面之后,晓终于可以允许自己哭泣。

 

Fin.

 

Notes:

#2017请认识到来栖晓受到过严重的心理创伤#

我对龙主的私心被看出来了吗?是我不好,不过他们的关系真的美好得不可思议。他们的处境如此相似,而龙司是晓的第一个朋友、第一个知己,这让他们的羁绊对我而言意义重大,更甚于晓和父母的关系哈哈哈,不管怎么说,什么样的家长会把被冤枉的自家孩子孤零零送到另一个城市,让陌生人照料他一整年,就因为自己不想负担责任?

此外,我也非常喜欢杏,但我觉得比起晓来说她更可能和龙司发展恋爱关系LOL。真是很好的朋友,但在我看来她的性格也不太适合晓。双叶则毫无疑问是调皮的小妹妹,而春加入得太晚了,因此我感觉不到她和晓之间能有什么特别的东西。所以我决定在我的同人里,女性团员不会和晓成为恋人。我希望写些他和男子组成员的恋爱故事。龙司就很不错,虽然他确实更像个兄弟……祐介……也许?但我觉得岩井也很不错。把手放下,不许提问,我确实想写关于那个武器商人的东西。

不管怎么说,大概就这样吧。我希望P5能有更多粉丝,我想读到更多关于痛苦的晓的故事,当然也想再写一些。像我之前说过的(译者注:篇前notes我……我懒了没有翻译,大概是关于殿堂AU的说明,这AU似乎是本篇作者原创的。),如果你写了一篇殿堂AU的同人,请务必发给我,我会喜极而泣的。我爱殿堂相关同人XUX

希望你喜欢这个故事!而不管喜不喜欢,请给我留下评论吧!

-SS

 

译者碎碎念:

啊我终于翻完了,连续三天双更我觉得自己超棒的。所以到底有没有朋友能给我推点【主中心】【无CP】【水仙也行】【殿堂AU最好了】【只要是Hurt/Comfort都可以】【的完结文】来翻译呢!

我好像也没多少要说的!爬回去继续看实况,对我的实况才看到一半就鸡血地爬来搞起了翻译。啊眼睛好累,真的不能众筹滴眼液吗(enough)

那么,一如既往为原作者求评论吧!毕竟我翻译就花了整整三天——真的是整整三天这三天我都是两点钟睡觉的——原作者写作时花的时间只会更长,而如果你也被这个故事触动了,请别吝啬几分钟十几分钟给作者留下一些反馈,好吗?

 

 

评论(51)

热度(1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