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风野火

自古有情终不化。

【流风】Typing|双性转|愚人节贺文|小甜饼一发完

※全员性转。耽美变百合。雷者自行点x请勿ky.

※Typing=正在输入中,虽然我觉得大概不用翻译(。)因为我手机系统设置的缘故所以就用了英文。

※这篇的(大)部分原来其实也都发过,本来想写长一点,果然还是面对(文力不足的)现实一发完吧。


  


  风萧萧第十五次删掉新章文档里仅有的一行字,哀鸣着把头砸在手臂上,绝望地承认自己当初由于黑照和喷子私信而一时恶向胆边生写的、以(性转之后的)流月作为主角原型的一篇起点流套路种马后宫文,成功背离初衷,正大踏步地往一篇清水耽美转型。

  她不大记得加这人物进去的时候在想什么,然而时至今日已经相当明显的是,另一位新晋主角不幸正是风萧萧本人某种程度上的投影。

  小心思被自己这么有意无意地坦陈在了面前,她再怎么心大也没办法继续视而不见,何况风萧萧也从来不是更倾向于回避反应的性格。

  然而踏出某一步到底还需要点壮士一去兮不复还的意气,她默默在桌上滚了两分钟,决定刷一会微博再说——接着就在首页看见了愚人节告白成功的基友愉快的虐狗内容。

  她愤恨地关掉微博,重新瘫回桌上,忍不住点开了微信里流月的聊天窗口,手指停在输入框上出神。


  风萧萧和流月头一回见面,是在认识之后第一百二十七天,S市的一次漫展。



  “Oh yeah——”风萧萧兴高采烈地遥遥喊她名字,冲抬头瞧来的那人一面扬手招呼一面小跑过来。

  流月面无表情搁下差点被掰断的笔:“我晚点回来吹雪大大拜托了么么哒。”

  好像摆这么一副上门寻仇的脸别人就瞧不出她快步而去的背影有多欢快似的。

  惨被孤苦伶仃留下看摊的吹雪愤恨地把这一幕拍照发微博。

  配文曰,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转评首杀是来自惊风的一排蜡烛。


  这会儿那两人已经肩并肩走在一起了,流月侧过脸光明正大把她上下打量了一遍,真诚地明知故问道:“身材不错。”

  “哦,垫的。”风萧萧看回去,“改天让若絮教你。”

  流月冷静地看了眼不远处女装的高挑少年:“敬谢不敏。”

  风萧萧没等她多问言传身教的细节,抬手比划了一下身高差,不言不语地露出个很是小人得志的笑来。

  “八厘米的高跟鞋你也是挺拼的,怎么不干脆踩高跷呢。”

  风萧萧眼下占据着实打实的高度优势,言语间另辟蹊径分个胜负的心就淡了许多,只拿慈祥的眼神居高临下地嘲讽人家:“怎么,跳起来打我膝盖吗?”


  下一秒就因为没注意看路绊了一下。


  好在流月反应快一把扶住了她——与此同时另一只手更快地摸出手机,趁人重新自己站稳前连拍三张假毛糊了一脸的黑照。

  还顺手发了条微博。

  “表情包get√ @风萧萧”。

  没过几分钟她手机就在看摊某人拨来的电话之中震动起来,流月借机趁风萧萧报复前抢先告了别:“散场了来找你,再不回去吹雪估计要挂我了。”

  “她已经挂完了。”

  “……哦。”流月转身往回走,临了用补刀语气留下一句,“你小心点别摔着。”



    而第二次面基本来大约还会再晚上个十天半月——如果流月没退社团,或者说,被掐到退的话。

  

    于是在飞龙山庄聚会的前一天,午觉睡醒的风萧萧蓦然想起这么一茬,灵光一闪地决定邀请流月第二天过来蹭课,以免后者闲来无事刷微博看见聚会有关导致心情低落。

    她本年份的体贴大概都被这次超水平发挥用完了。

    风萧萧摸过手机按掉还在尖叫的闹铃,给人发消息过去:“明天过来蹭课吗接受一下久违的全中文洗礼!”

    对面秒回:“什么课?在讲什么?”

    “西方思想史讲到柏拉图,然后中国古典文学好像是要讲到牡丹亭……了吧。”

    “哇牡丹亭,”流月停了停,又发过一行字来,“生者可以死,死者可以生。”

    ……这是要吐槽它发展迅速转折莫名的剧情吗。所以你到底来不来啊。风萧萧一边脑内哗啦啦地弹幕刷屏,一边毫无来由地心虚了一下,把条件反射补完的前半句从脑海里推开。

    那戏文的题词说——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接下来就没课啦!”风萧萧轻快地把背包甩到肩上,“去书城吗?”

    流月往上又拽了拽自己的围巾,连蹦带跳地试图取暖:“走着。拼字?”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勤奋了吗。”她把左手从衣袋里抽出来,心不在焉地回话。

    三两句闲聊的功夫就足够她感觉到手快要凉下来,垂在身侧的手指不自觉地微微屈伸着,带一点无措地向上抬了抬,大概是要重新藏回口袋里。

    明明女孩子之间牵手实在是再正常不过的事,也不知道这人在犹豫些什么。

    然后她被握住了。

    对方的手指比她的要凉上一些。不是都快把自己裹成个球了吗……她强自镇定地暗暗吐槽,但仍然挡不住心音乍然地鼓噪,初冬带了寒意的风也没能阻止脸颊在片刻间烧红。




  流月看了一眼聊天窗口,左上角依然在“typing”和“风萧萧”之间来回切换着,对方左右为难的神色如在眼前,让她实在想发个视频申请过去——说不定会被吓得不小心摔了手机呢。她忍不住笑起来,随手刷新了一下首页,给一剑冲天的新微博点了个赞。

  她闭着眼睛靠在椅背上,想起早前和风萧萧的某次视频。


  “一天到晚抱大腿蹭热度有完没完能要点脸吗求你离流月大大远点??? ”

  一条让人实在分不出是来自流月脑残粉或者黑的私信。

    是张发自风萧萧的截图,新的消息紧接着冒出来: “大大,你家粉要掐我,宝宝好害怕,求精神损失费。 ”

     “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你看以身相许成么? ”

    “可以可以,刚好这学期电热毯忘在家里了,你看你什么时候过来给暖个床? ”

    流月权作没看见对方手边的暖水袋,正要往下接话,旁边门就给推开了,进来的舍友视线还没往她笔电上扫,只看了她一眼就笑,很是意味深长心领神会。

    “又在跟你小女朋友聊天啊? ”

    “是啊。 ”流月捂着麦答话。对面风萧萧什么都没听清楚,正表情茫然地问 “怎么啦”,她回了个不动声色的微笑,转脸去看舍友: “你要看书我就出去走廊? ”

    “天啦你这么不要脸人家姑娘知道吗, ”舍友冲她翻个白眼,“没事你接着,我就拿个东西 ……什么时候请吃饭啊?”

     “不急,” 流月轻声说着,语调偏是十成十的笃定, “跑不了你的。”

    屏幕里风萧萧有点无聊的样子,带些懒怠地把下颌压在交叠的双手上,视线却始终落在她这边。

    又温柔又专注地,让人错觉少女眼前是徐徐展开的水墨长卷,又或者是一朵花生芽抽枝由含苞至绽开,每分每秒地纤毫毕现而全无瑕疵 ——才好解释这样不舍得错过任何一个瞬间的凝视。

    女朋友……啊。


  电脑右下角显示的时间恰好从23:59跳转到00:00,她把手机拿起来,看见那行英文提示垂头丧气地变回“风萧萧”,轻快地往输入框里敲进一行字,点下发送。

  愚人节过去了。


  “我也喜欢你。”


  Fin.



说起来这篇的梗其实是去年愚人节脑的,活生生拖了一年我也是很对不起他们,不过其实还有拖了两三年的脑洞呢(……)以及开头那篇后宫转耽美的,对我是想槽无限(喂。)

很想嗑双性转两只遇见原作流风的互动,嘤。

微博内容么……想来是↓

剑无痕:[doge]//一剑冲天:谢谢大家我们在一起了[doge]

[聊天记录截图.jpg]

评论(16)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