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翻译】Oasis In a Singed Land Ch5|P5同人|来栖晓中心

食用说明:

主中心,无CP倾向。

原文共七章,已完结。这次和之前/后的翻译都会打上#OasisInaSingedLand#的tag,不关注我只订阅tag也可以方便地看到更新。

晓有殿堂的AU.

原文链接 Oasis In a Singed Land 作者主页 emalynnstone

授权截图见Chapter1 。


Oasis In a Singed Land

Written by Emalynnstone

Translation by 夙染

Chapter 5 A Heartbeat for a Tin Man

 

    攀登台阶的过程中,Skull忍不住想起晓充满憎恨的神色。Skull——不,龙司,会坦然承认他从不是最敏锐的那种人。他冲动的性格几乎是他生命中所有麻烦的诱因:他令他的母亲失望,被田径社员敌视,腿也因此被打伤,此外,还被几乎所有人视作一无是处的问题少年……但也是这样的冲动个性让他得以认识了晓,和其他怪盗团成员。不知何故,晓从未用言词伤害过他,却相反地,一直维护着他,始终站在他身边,愿意和他一起出外闲逛,而甚至成为了他最好的朋友……晓已经是他生命中非常重要的人了,仅次于他的母亲。龙司同样能够坦白地承认,他不希望失去这一切。

    以这种方式了解到晓的认知、意识到他认为他自己只是不得不取悦他人,而龙司如此珍视的关系很可能对晓来说毫无价值……这令他非常痛苦。但,想到晓愤怒的面容……龙司无法为此而责备他。能够永远保持平静、永远在对话中给出恰当的答复,以及得到了如此多人的友谊和信任……龙司曾认为这是晓的强大之处,但事实上却是他的弱点。就算龙司什么都不明白,他也同样有着弱点。他需要把这弱点藏起来。龙司明白这个。

    无视腿上间歇性的痛楚,龙司继续在楼梯上前进着,却忍不住想,或许……他们根本不该来到这座殿堂。他们前来,因为他们认为偷走秘宝是正确的——这是他们一直以来的做法。但晓不是罪犯,也没有伤害任何人,最多也不过是在隐藏“真实的自己”。晓只伤害了他自己。

    所以……偷走这样一个人的秘宝是正确的吗?这是他们应该做的事吗?还是说,他们仅仅是鲁莽地冲了进来,还自以为是英雄人物?他们的做法会不会正像是他们所反抗着的那些成年人?

    他把叹息声梗在喉咙里,揉着自己的太阳穴。所有这些想法都太糟了。这就是为什么他通常更依赖于行动的理由……但他会学着去仔细考虑,如果是为了拯救他最好的朋友。

***

    Panther落在队尾,以眼神示意Skull和Navi也同样放慢步伐。Mona回头看了一眼,催促他们加快脚步——楼梯的尽头已经不远了。但Panther只是微笑着挥手回应,示意他们其他人前进。

    Skull和Navi期待地看着她。她长长叹了口气,才低声道:“我不觉得我们应该偷走晓的秘宝。”

    他们赞同地点头了,这让她颇为惊讶,而Navi甚至补充道:“记得吗,在我的Persona觉醒之后,你们根本没从我的殿堂里偷走秘宝?也许……也许这里真的没有秘宝,你觉得呢?或许我们应该……我不知道。做点别的。和他们聊天,用那种更古老的方法改变他们的想法?我不知道,和我玩过的所有游戏比起来,这情况都太让人头疼了!”

    Skull安慰地拍了拍Navi的头:“我也这样觉得。对话说不定会有帮助的。我们和最开始那两个家伙交流之后,他们最终就改变了主意,决定帮助我们。另外那两个……他们看起来并没什么兴趣和我们谈话,你知道我的意思……但是,也许我们可以和这个殿堂主人或者什么交流,然后……”

    Panther微笑着点头了:“也许我们可以治愈他的心?那让我感觉不太对……愤怒的那个晓说的不是没有道理,你知道的。我不希望他在我们面前也要戴着面具,而且他也不相信我们真正在乎他。如果我们只是采取省事的解决方式,直接偷走秘宝……”

    Skull激动地小小跳了起来:“他永远不会真正相信我们了!来吧,我们告诉其他人!我很确定他们会同意的,他们只是还没这么想过而已。并不是因为我有多聪明所以才想到了这个。”

    Navi朝他翻了个白眼:“白痴。你不是‘有多聪明’,但你真的意识到了我们的团队里有着学生会长、优等生、奇迹般的画家、黑客、商业公司的继承人,和一个语言天才吗?你给自己定的标准太高了,就算是我也能看出来。傻瓜。”

    Skull的脸涨红了:“这——这是什么意思!你是想侮辱我还是在夸我!”

    Navi吐了吐舌头,咯咯笑了:“按你想的理解吧,白痴。”

    Panther向他们翻了翻眼睛,但脸上的笑容几乎是怜爱的。然后她转过脸,呼唤Queen和其他人停下脚步。

    他们毫不犹豫地加入进来,甚至在此之前,注意到了三人落在后面时就已经放慢了脚步,听着他们的对话。当Panther解释了他们的想法后,Mona第一个做出了反应:“你们三个是对的。进入殿堂前吾辈就说过了,这次会不太一样,但吾辈只觉得既然所有殿堂都有秘宝,无论如何这也不会是例外。但……但在遇到那个晓之后……吾辈也忍不住重新考虑原计划了……”

    Fox犹豫地开口道:“但我们已经承诺过要偷走秘宝了。我们不能再一次以这种方式令他们失望……”

    Noir指出:“好了,我们说的是我们将会治好他们,对吧?我们给予的是不让他们继续这样下去的可能性,但这并不代表必须偷走秘宝。如果计划有所改变,他们也会理解的。”

    Queen点了点头:“Panther,Skull,还有Navi,谢谢你们指出了我们的错误,以及给出了另一个计划。我——我觉得我作为团长仍然很迷惑不安。抱歉我没能令你们满意——”

    “Queen,你做得已经非常好了。你只是在把自己和Joker作比较……而我们都已经听到了,他对于担当领袖职务是怎么想的……”Panther安慰道。

    Queen带着浅浅的微笑再次点头:“你是对的。担任团长并不是什么可以轻易应付的任务,只是Joker的杰出能力让这看起来很简单……”

    Mona果断地点头道:“无论如何,吾辈们已经达成共识了吧?要通过和殿堂主人交流来让他改变心意。”

    他们都点头了,Queen继续说道:“我们竭尽全力去做吧。想改变晓的内心会很难,但如果这样能救回我们的朋友,那就是值得的!”

***

    第一层洋溢着热情好客的气氛,第二层则令人恐慌,而第三层……很冷。他们登上楼梯尽头后,立刻被一阵寒风席卷了。这儿只有一个房间,而他们已经站在通往那房间的走道里了。整体装修风格非常阴郁:深灰色的墙壁,混凝土地板,而空气沉重得如有实质,几乎令人窒息。但和其他两层不同,不知何处传来了音乐声,是没人听过的钢琴曲。光亮从他们面前的房间里透出来,落在走道里,但那亮光如此微弱,几乎无法照亮黑暗。

    Noir轻柔地微笑着开口了,试着调节沉重的气氛:“我们继续走吧?”

    Skull勉强笑了一声:“这里的冷总好过楼下那两个家伙该死的热情……”

    他躲过了Panther的一掌,迅速地走到了队伍前列,但满意于其他人或是微笑或是白眼的反应。

    他们一起穿过了走廊,却在进入房间的第一时刻就直面了戴着面具的Joker。他把一只手指竖在唇边,示意他们安静,耳语道:“你们不该来的……他不想被打扰。”

    Queen问道:“谁?”

    Joker哼了一声:“你们一路过来连这都没弄明白?你们来了也没有用……他不在能和你们对话的状态。”

    Mona开口道:“求你了,至少让我们见他一面吧。”

    Joker耸了耸肩:“没用的。别浪费时间了。直接回到现实世界,然后把这些都忘了会更好一点。我们不需要你们的帮助。”

    Skull走上前来:“拜托了。就让我们见见他。”

    Joker沉思着凝视了Skull一阵子,点了点头:“我会让Skull,Panther,Navi和Mona进去。其他人必须等在这里。他一次不能见太多的人。”

    他们点头表示了同意,但仍为这样的分组而感到不安,尤其在这样茫然不知自己即将面临什么的情况下。他们谨慎地跟着Joker走进了房间。

    当他们走出了足够远,确认其他人听不见他们的对话后,Joker转向他们:“我选择了你们四个,因为你们和他的联系。他不会希望我这么做,但是……”Joker叹了口气,微微转过了身:“也许他会需要这个。一点提醒……”他没再继续说下去,摇了摇头:“跟上。”

    他们面面相觑,耸了耸肩,困惑地跟着Joker。

    最后,他们走到了房间中央。晓躺在一张单人床上,目光空洞地望着天花板。

    Joker走近了些,一只手虚抚在晓的脸颊上,却并没有真正触碰到他,柔声道:“晓,是我。你有客人来了。他们想和你聊聊。”

    晓没有任何反应。他看起来甚至没有在呼吸,更不可能听见了Joker的话。Skull忍不住好奇,晓是怎么做到如此长时间不眨眼的。

    Joker叹了口气,手指轻轻落在晓的脸颊上。后者剧烈地一颤,躲开了他的触碰。有一瞬间Joker的神色几乎是痛楚的,然后才重新归于冷淡。他看向他们,耸了耸肩:“他今天不在状态。抱歉,我以为他感觉好点了……”

    Navi犹豫地走向前去,低声问:“他——他怎么了?”

    “你看见他的表现了。很明显,今天还在他的隐居期*……他不想和人接触,我想他是沉浸在自己的思维里。我以为……”

    “隐居期?”

    Joker耸了耸肩:“我不知道有什么别的形容。有些时候他会是这种状态,不想被触碰,不想交谈,完全没有反应……”

    Skull困惑地抓了抓后脑:“我不太明白。你是什么意思?”

    “怎么说呢,今天还是他的隐居期。这种状态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或者仅仅几个小时。而其他时候他……不是这样的。”Joker叹了口气,抓乱了自己的头发,“外面一定发生了什么,让他……”

    “让他怎么了?”Mona问道。

    “想起了他的父母。他想到他们的时候就会变成这样。他们不是什么模范父母,成长过程中他一直非常……孤独。所以每当他想起他们时,他就会回到这样的状态。”

    “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吗?”

    “我不知道。我想是吧。”

    “那么当他……状态好点的时候呢?”

    Joker对此微笑了:“啊,那些时候里他喜欢和我说些关于你们的事情。他喜欢告诉我所有那些你们一起做过的事,你们所有的古怪癖好……他喜欢给我讲故事,通常在完成一次行动后,或者当他觉得和你们中的某个人更亲密了的时候。我……我也喜欢听着他说话,在他是那种状态的时候。他的微笑……他看起来重新像是他自己了。”

    Mona看起来很苦恼:“所以这个晓……他在不同的日子里会处在完全不同的精神状态?”

    “我想是吧。我不知道,我只是顺其自然。不管他在经历什么,我会想办法处理。”

    晓突然坐了起来,警觉地看着他们,这令他们都抽了口气。“你们为什么在这里?你们是谁?”

    Panther回答他:“是我们。Skull, Mona, Navi, 还有我,Panther。”

    晓困惑地摇了摇头,转向Joker:“Joker,我在哪里?”

    Joker走上前去,在床边坐下了。这似乎不是个陌生的问题。他抬起一只手,安慰地在晓脊背上抚摸着:“记得吗,这是你的认知。我们在你的心里。你明白我在说什么吗?”

    晓犹豫地点头:“我——我是谁?”

    Joker叹了口气,转向他们:“这个。这就是我在说的。你们能治好这个吗?”

    Skull脱口而出:“治好什么?他什么意思?”

    “他的精神。他不再知道他自己是谁了,而我们……我们也都非常困惑。我一直在试着提醒他,但那些细节逐渐模糊,我也记不得了。楼下的那些人不再上来这里,因为他们不喜欢这种模糊的感觉。我是唯一一个还留在这里的人了……但我害怕我也会完全忘记……那之后会发生什么?你们能治好他吗?”

    Mona看起来完全迷茫了:“他们一直警告我们不要上来,因为这个晓,殿堂主人,他在……遗忘?”

    Joker点头:“他在失去他自己,我想。或者类似的什么情况,我不知道。他忘记了他自己是谁,希望我能够告诉他,但我能做的所有也只不过是告诉他关于你们的事情,我只知道这些。我只是他的一部分……我不是他。”

    Skull说道:“所以他是有,类似,记忆缺失?这是他扭曲的原因吗?”

    Joker翻了翻眼睛:“记忆缺失,或许吧。扭曲没有这么简单。但我已经把我知道的一切都告诉你们了。”

    Navi问道:“你知道他的秘宝在哪里吗?”

    Joker轻笑起来:“你们还没发现吗?他就是秘宝。你们觉得自己可以偷走他?”

    Mona摇头:“他闻起来不像是秘宝!你怎么知道他就是?”

    “不然还能是什么呢?我一直待在这里,但从没见过任何发光的东西。他就是它。这对我来说是唯一的解释了。”

    “哥们,你简直是这里最帮不上忙的了!你只让我们更加迷惑了!我们本来以为可以通过和他交谈来改变他的内心或者什么……但是他……他完全没办法交流!”

    晓眯起眼看着Skull,然后重新转向Joker:“Joker?我是谁?你为什么不回答我?”

    Joker严肃地转向他:“你怎么知道我是Joker的?”

    “因为你就是啊。”

    “那么你是谁呢?你知道吗?”

    “不。我没办法像认出你那样认出我自己。”

    “你是晓。你现在想起来了吗?”

    “晓……那个罪犯?那个团长?那个学生?那个朋友?那个囚犯?谁?我是谁?”

    Joker叹了口气,把脸埋在手掌里,声音有些模糊地传出来:“明白我什么意思了吗?治好他!你们是怪盗团!做点什么!”

    Skull喊出了声:“嘿!我们根本不比你知道的多!”

    晓转向Skull,问道:“我知道你。你是最好的朋友。而你,你是目前处在猫形态的人类。你是妹妹。你是第一个女性朋友。你们知道我是谁吗?”

    Mona叹气:“这简直令人绝望。他……他认识除了自己以外的所有人。这意味着什么?”

    Panther同样叹息了:“也许……也许他只是失去了自我认知?他列举了自己所有的称呼……也许他是不知道,除去所有这些头衔之外他是什么?”

    Skull呻吟起来:“我觉得这之后,我们都应该能拿到心理治疗师的资格证书了,或者类似的什么鬼。”

    Navi微微笑了,然后严肃下来:“各位……我有个想法。我们去和其他人聊聊吧。”

    Mona侧过头:“什么想法?”

    Navi低下头,对Mona笑了:“好吧,小Mona,这包括送出预告信在内。”

    她无视了剩下三个人“什么!”的喊叫,飞快地跑回到其他人身边。

    这计划很可能不会成功……但仍然值得一试。因为,显然地,留在这里和一个全不知道自己是谁的少年对话毫无帮助。

 

Notes:

这章比我预料中花的时间要长,因为我没办法把所有我想写的都包括进去……大多数我想加入的内容会出现在下章里!:3此外,如果你们看不出来,我某种程度上挺喜欢龙司的;)我忍不住,因为他真的很好写!他是如此简单易懂LOL我爱他<3

实话说,这章只是一个背景,和一点点过渡。

所以,你们觉得这章怎么样?为什么我重点写的是Skull/Panther/Oracle/Mona??你对最后一层是怎么想的?你明白为什么其他阴影如此害怕‘主人’了吗?

我知道你们期待过殿堂主人会是别人,但是……这是晓的殿堂。如果那是其他人,对我来说会有点奇怪。尽管惣治郎是主人的想法很有趣:D或者甚至亚森。

我想我或许还有几个惊喜在等着你们,敬请期待!

我爱你们所有的评论,期待听到你们的想法<3

 

译者注:

“隐居期”:原文hermit day,hermit直译就是隐士,抱歉我想不到更好的翻译,如有建议欢迎指正。以及,hermit词源本意即为“荒漠中的人”。

“目前处在猫形态的人类”:原文human-cat……我拿头翻。本来考虑过“有着人类内心的猫”,但是MONA不喜欢被看作猫,而无论如何晓是尊重他的。

 

译者碎碎念:

第六章就是完结了,嗯我之前是说了有七章来着,但是第七章是类似番外的感觉,很短(也很可爱wwww)

然后惯例等五条评论。这章反正我自己是难得也觉得心情很沉重……

接下来的碎碎念可能会比较长,请自由决定要不要看,反正没什么特别重要的。
就,不知道那位等不及去看原文并且在ao3留下评论的同学还有没有在刷翻译?请让我在这里点名表扬你!虽然literally并不能点名因为我不知道是哪位(……)怎么说呢,(就算我只是个压根不认识作者的超咸鱼业余翻译也还是)非常感谢你愿意给作者留下真挚的评论!不知道您有没有看到原作者的回复了,但是她真的非常 非常感动,而(虽然多半不是因为我的碎碎念但)真的有人((或许)看了我反复强调索要评论的part并且)能够和我达成共识令我也觉得非常开心。我自己是文手,就,真的很懂这种想要得到评论的心情,也所以就算素不相识也竟然能够非常真诚地觉得“原作者能够得到评论真的是太好了”。这种感受……kind of amazing. 我之前说因为上个月(根本不)大量的翻译已经有点累了,但是,看到有人从翻译版本过去愿意给作者评论,看到作者说i got the kindest comment i ever receive bcz of your translation...我也同样觉得非常愉快,甚至开始觉得“我想尽快完成翻译,这样就可以把其他人的评论尽可能早地翻译给原作者看”。(我知道这话说出来又鸡汤又愚蠢但是)我在想,这或许是互联网最初的意义所在……素不相识的人因为什么原因产生交流,各自天涯海角但竟然能够因为彼此的善意如此愉快。再次,我非常感谢留下评论的那位小天使,那条评论和之后作者的反应以及我和作者的一些对话让我觉得……我在做的所有这些(根本不是原创也没质量所以其实谈不上什么)努力,竟然都是有价值的。someone really cares. 作者说那条评论让她burst into tears,说thanks for your translation,而我也……大概能够因此试着多喜欢自己一点。真的谢谢你。(和带来这篇同人的原作者!不过这个我在这里说也没什么意义(。))

评论(21)

© 夙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