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翻译】Blue Mountain Ch5|P5同人|来栖晓中心|Hurt/Comfort

Chapter 5

 

Summary:

亲密如共犯。*

 

    被关押期间,晓只造访过一次天鹅绒房间。拉雯妲和伊戈尔在头一个晚上呼唤了他,赠给他名为“世界”的塔罗牌。他们告诉他他已不是孤身一人,告诉他他完成了更生,而这将会是他未来的基石——有着他的朋友、他的家人的未来。

    待在那牢房里的每一天,他都在脑海里重放那些字句。这是他与羁绊者之中某人最后的一次对话,也是他与他另一面人生的最后一重联系,至少直到冴来拜访前都是如此。但随着他在东京所剩的时间逐渐减少,无论是与朋友们交谈还是独自闲逛,他都能感觉到胸腔里可怕的沉重感。晓确定他们说的话没什么作用。

    熟悉的靛蓝色薄雾弥散在他梦境边缘,而晓想知道,他们是不是准备收回前言。

    他睁开眼睛,看见天花板上的蓝色砖块,背后是石块冰凉坚硬的触感。晓在他的牢房里了,但站起身时,他并没感觉到手腕脚踝上锁链的重量。生锈的紫色牢门已经打开了——就像几个月前那样。

    拉雯妲站在伊戈尔的书桌旁边。晓走近时看见她严厉的神色,比起芮丝汀娜更像是卡罗莉娜。“晓,你的心又在关闭了,”她紧紧抓着她的写字板,担忧地皱着眉,“这次是另一种方式……有些奇怪。”

    “奇异,但并非不可预料。”伊戈尔闭着眼睛,双手交叠。晓猜不到他会说什么——这毕竟不是他原先认识的那个伊戈尔,尽管是真正的那一个。“毕竟他在真正的监狱里被关押了那么久。”

    拉雯妲叹了口气,转向晓:“主人知道这不是真正问题所在。不再是了。”她的钢笔轻轻敲着写字板,金黄的双眼里神色柔和下来:“我想我们不需要告诉你,束缚着你的是什么。”

    晓带点讽刺地微笑了:“我独处那阵子有足够时间想明白。”

    “那么你也知道你该做什么了。”伊戈尔交叠的双手松开了,微微倾身向前,“你是最好的客人。但这就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了。”

    “晓,祝你好运。”拉雯妲神色莫测,但并不是冷漠的。

    晓醒了过来。

 

    “来,都弄好了!”双叶稍微挪动了一下投影仪,床单被固定在窗户上,照亮它的蓝色三角形移动到了正中。她完成这一切花了不过五分钟,双手飞舞着把每一根的连接线插进对应仪器里正确的位置。“小菜一碟。”她说,于是他把这乐趣留给她。“你不会后悔的,晓!我挑了一部大家都会喜欢的电影!”

    “我迫不及待了。”晓坐在阁楼的地板上,被完全不配套的床单和枕头围在中央:一部分是他床上的,更多的来自佐仓宅的储藏室。他房间的四壁现在空得令人不习惯,架子上这一年来各式各样的纪念品都被收进了行李箱里,妥善安置在他的衣物之间。

    “别这样!听起来再兴奋点嘛。”双叶跳到他身边,抓着他的手把他拉起来。晓惊讶地眨眼。“这是我第一次和朋友通宵看电影,别因为青春期的喜怒无常就毁掉它呀!”

    晓微笑起来。咖啡厅的门被敲响了,双叶放开了他:“有人早到了!让我们开始狂欢吧!”她飞快地跑下楼梯,橙色的长发在身后扬起来。晓注视着她,仍然担心她会不会摔倒。他闭了闭眼睛,深呼吸,一次,两次。

    晓走下楼梯,试着保持平静的表情以应对敲门的人。但他看见的是二手商店的那位老人,后者正递给双叶一个包裹。晓松了口气,这才意识到自己先前屏住了呼吸。

    双叶对那位老人道谢,关上了门。风铃响声清脆。“我太兴奋了,忘记去结城先生那里拿之前买的东西。他能顺路送过来真是太好了。”

    “我还不知道他的名字。”

    双叶耸了耸肩,手里抱着个不大的盒子:“他有时候会来咖啡厅,跟超市的斑小姐一起。”

    “你开始和邻居打交道了就好。这附近的人都不错。”

    “亡羊补牢吧。”双叶突然抬头看他,眼睛闪着光,把那盒子递给他,“我本来想明天再给你,但既然你已经看到了,到时候再给你就太奇怪了。”

    晓犹豫了:“我不——”

    “这是感谢你陪我去了那么多次秋叶原的回礼,所以你不可以退还给我!”双叶把盒子塞进他手里,点头示意,“把它打开吧!”

    晓翻过盒子,开始撕下胶带。他有条不紊地拆下棕色的包装纸,里面是一台PSP:“双叶——”

    “它很旧了,又是二手货,所以不贵。”她回答道,向他微笑,“里面有款游戏。我——我希望你玩玩看,也是关于几个学生的,他们在闲暇时间和怪兽战斗,并最后拯救了世界。听起来耳熟吗?”

    “唔。”晓再一次把盒子翻过来,觉得像被什么哽住了。

    “我不怎么喜欢结局,但其他都很好!而且这是加强版的,难度不会太大——”

    “双叶。”她抬起眼看他,镜片后双眼大得惊人。双叶看起来和他入狱前的那样没什么区别:同样的旧衣服,同样染成橙色的头发。但他确信她长高了。“谢谢你。真的。”

    双叶的微笑几乎像发着光:“等你开始玩了,告诉我你的进度!等你通关这个之后我还有其他游戏想推荐。”

    “我一到家就开始。”晓也微笑起来,“保证全都告诉你。”

    “我知道我之前对你说过这个,但你回来了,我真的很高兴。”双叶交叉双臂,微微皱着眉,“这感觉几乎像是你去上大学,所以离开了一个学期。但事实上却是……监狱……”

    晓露齿而笑。其他所有人都还在小心翼翼地避免提及他入狱的那段时间,但双叶是个例外。“你很快就要回去上学了吧?告诉我我不在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告诉我……他们怎么样了。他们所有人。”

    双叶晃动着手机嘲笑他:“你自己去问。我们又没把你踢出聊天群组。”

    晓犹豫了片刻。这没办法让他弥补那段时间,但仍然是个方法。“我知道了。”

    他们沉默了一阵子。双叶移开视线,最后开口说:“我和爸爸都会想你的。但你是我们的家人。所以假期要回来看我们,行吗?”

    “我会回来见你们每个人的。”

    “每个人。”双叶点头。

    他们再一次陷入沉默,而晓觉得他愿意让这个瞬间永远持续下去:他站在他已经爱上的这座城市里,熟悉自己身处这家咖啡厅的每一个角落,而现在正和他的妹妹待在一起,等待他们的朋友到达。他能看见窗外结束了工作日的人们陆续回家,听见鸟鸣声和跑过街道的孩子的笑声。最后的樱花正落在人行道上,汇集成浅粉的溪流。晓呼出一口气,时间再一次流动了。但他会记住先前的那个瞬间,像他记住这一切那样。“我可以问一下你最后选了什么电影吗?做个心理准备。”

    双叶狡猾地笑起来:“是部爱情电影:东京21天*。真和龙司一定不喜欢,我想就算对杏来讲这也太俗套了。但我想看祐介哭。我们一定会玩得开心的。”

    晓笑出了声:“完美。”

    门被敲响了。他们的朋友走进来时,晓仍然在微笑。好像只在一瞬间,咖啡厅就被点亮了。

 

    电影结束时,他们都躺在阁楼上,裹在毯子里。祐介蜷在角落,抱着一碗爆米花啜泣;杏冲着催人泪下的重聚场景翻白眼;龙司绝望地抱怨着冗长的含泪对视镜头,拽起自己的睡衣蒙住了脸,踢开缠在他腿上的毯子。摩尔加纳跳开到旁边,以免被波及,而春罔顾他的抗议,伸手去摸他的头。真瞪了双叶一眼,但看见她和晓的笑容时也忍不住笑了。

    那对恋人手牵着手离开了,而龙司向他们丢出一个黄绿相间的枕头。它撞在墙壁上,弹开了,令影像泛起波纹。“这是我看过最无聊的电影!他们就不能直接和对方好好谈一谈吗?非要经过这些莫名其妙的过程?!”

    “龙司,这是艺术。”祐介意犹未尽地说。尽管影片的最后半小时里他一直在哭,他脸上也看不到什么痕迹。他扯出另一张纸巾,动作优雅地擦了擦眼睛:“如果他们就只是‘谈一谈’,就没有机场那段完美的戏份了。”

    “有机场的场景?”春的声音一如既往的轻柔,头发看起来比以往更蓬松,“我想我在什么时候睡着了。”

    “太过分了!”双叶在晓的左边喊道,“这部电影可是喜剧杰作!”

    “它确实让我想再去看看海了。”杏一边说着,一边枕在了枕头上。演职员表和最为戏剧性的那些片段滚动着。“还记得那次我们去海边吗?还有夏威夷?”

    “晓回家的路上会经过海。”摩尔加纳插话说,“你们可以悄悄在高速上跟着他。”

    “我确信我会看见一辆载着六个乘客的车——上面所有人都在尖叫。”晓冲他们翻白眼。

    “我们不需要偷偷跟着。”真慢慢说道,露出了晓在印象空间安全小屋里时常看到的、她进行战略部署时的神情,“我们可以……跟你一起回去吗?”

    龙司大笑起来:“一起逃跑?我双手同意,Queen.”

    真脸红了,但春击掌赞同:“我喜欢这主意。就算只能待几天,我们可以看看晓的家乡!”

    “唔,我只在大城市住过,所以我还挺想去看看的,晓!”杏转向晓,眼睛里闪出激动的光亮。突然之间,他们都在看着他了。

    “呃,其实没什么可看的——”晓微弱地抗议,但他也已经在想象如果真是这样,这一路上该有怎样愉快的笑声和交谈。他为此微笑起来,双叶在空中挥拳。

    “我想他同意了!那我们要怎么办呢?”

    “可以坐我给咖啡厅进货的面包车,”春提议道,“真可以开车。”

    摩尔加纳怀疑地看着她,尾巴在身后摇来摇去:“当然是春开车!总不可能让龙司或者祐介来吧!”

    龙司无言地张着嘴,而祐介抬起下巴回答道:“如果我想的话我当然可以去学,不像某只没有手指的猫。”

    “你最好现在把这话收回去!”摩尔加纳尖叫起来,春赶在他扑上去挠花祐介的脸之前一把抱住了他。

    “嗯,我想这计划可以。”真对晓说,“你觉得呢?”

    “我想我没什么选择余地。”晓回答道。他试着装出闷闷不乐的样子,想逗笑她,但并没真正成功。这计划很荒谬。但他们很久以来都没有过类似的取乐机会了。“看起来就算我尝试,也没办法摆脱你们了。”

    “你终于明白啦!”双叶喊叫道。她把笔记本电脑拖到自己面前,打开装满了违法下载电影的文件夹,“现在来看速度与激情吧!为我们的公路旅行做准备!”

    房间里响起笑声和抱怨交杂的声音,而晓止不住微笑。

 

    最后一次在这城市里散步的时候,晓去了一趟中央大街,通往天鹅绒房间的那道门。随着他走近,那扇门凝实了,拉雯妲小小的身影也慢慢显现出来。她面无表情地和他对视,抱着写字板等待他走近。当晓跟随着人群穿过街道时,拉雯妲向他点头微笑了。

    她把一把小小的银色钥匙放在他的掌心里。城市里其他人们来来往往穿过街道,没人注意到小巷里背着猫的少年人。他们交谈了一阵子。空气温暖起来了,在他们身边形成小小的漩涡,卷起地上的糖纸、bb枪子弹和樱花花瓣。他们交谈着,直到他到了该离开的时间。

    晓走向人行道,忍不住再一次回望。一身西装的成年人和穿着校服的学生心不在焉地经过他身边,彼此谈笑。小巷里落着几张揉皱的报纸和剥落的海报,但拉雯妲和那扇门已经消失了。他把那景象一并刻进记忆里。

    晓走向家的方向,手中的钥匙触感坚硬。

 

 

Notes:

双叶给晓的游戏是P3.(那是Persona系列里我最喜欢的游戏。个人来讲我对那个结局没什么意见,但我想双叶未必和我意见相同。)

期待Atlus的P5后续。

 

译者碎碎念:

“亲密如共犯”:原文thick as thieves, 有同名电影,也许是在玩梗?

“东京21天”:原文21Days in Tokyo, 我找不到中文译名,姑且这样翻,希望哪位知道可以指教。


评论(13)

© 夙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