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翻译】Blue Mountains Ch3|P5同人|来栖晓中心|Hurt/Comfort

食用说明:

主中心,无CP倾向。

原文共五章,已完结。这次和之前/后的翻译也都会打上#BlueMountain#的tag,不关注我只订阅tag也可以方便地看到更新。

原文链接 Blue Mountain;作者主页 Shorelines

授权截图见Chapter 1


Blue Mountain

Written by Shorelines

Translation by 夙染


Chapter 3

 

Summary:

生活仍在继续。

 

    在晓离开之前——在亚尔达拜特出现和世界毁灭之前,他和春最后一次独处时谈论的话题是萝卜。

    那是平常的另一天。她热心地告诉他关于萝卜的种种事情,譬如它们的营养价值,以及她准备大量种植红色、紫色和白色的那些。当晓询问她在寒假期间学校关闭后她要怎么继续种植时,春露出了微笑。

    “我准备在家种,在室内。现在我完全拥有那里了,不会有人阻止我做什么。只需要再加上一些照明就可以。”

    晓有些不知该如何回答:她的种植计划里隐现着孤独和愤怒。但他最终什么都没有说。如果是和其他人相处,这或许会很尴尬,但春的微笑温和,让这沉默也自然如呼吸。

    说实话,在监狱里的那段时间,晓完全忘记了这段对话。但在他去见春的路上,接近天台的每一步逐渐提醒了他。

    晓选择的是他之前所走的路线,还和他假死那段时间一样。他现在当然不需要躲藏,但学校里有他不想见到的人,他不想回答的问题,以及他不想给出的答案。他是为春而来的。

    她就站在天台上,穿着她红色的运动服,还和世界崩塌在他们身边之前一样。有那么一瞬间,晓觉得自己像回到了秋天。然后风吹过来,他打了个冷战,意识到自己站在天台上。已经是早春了。

    “晓!来看!”

    他慢慢走过去,而春激动地一把抓住了他的手臂,拖着他走近一片植物。她跪坐下来,拽着他一起,指给他看那整片绿色:“是你不在那阵子种的,现在它们都长好了,很快就可以收获。”

    “真快。”晓说。成行排列着破土而出的是明亮而富有生机的绿色,叶片繁茂宽阔,微微蜷曲。“我没走那么久吧。”

    “我准备把它们用在咖啡厅的一道菜里。”春温柔地检查着那些植物,手指轻轻滑过叶片,“比如说烤萝卜和菠菜。叶子可以用来做奶油汤,这样一来就不会浪费了。”

    “你的咖啡厅怎么样了?我记得秋天的时候你还刚开始计划。”

    “我已经租好了地方,今天下午要去见装修队,”春向他明快地微笑了,“我知道是有点着急了,但我希望这个夏天它就能开张。”

    晓有些震惊:“我能帮上你什么吗?去买餐具,设计菜单……任何事?我知道我离开之前保证过——”

    “啊,还有很多事情要做,但你留在东京的时间只剩下两周了!”春笑起来,“你应该好好休息。”

    “抱歉,我只是——”晓几乎不敢与她对视,“我想我离开的期间发生了很多事情。”

    “我会全部告诉你的。”春拍掉手上的灰土,轻柔地握住他的手肘,拉着他一起站直了,“而且,晓。”

    “嗯?”

    春直视着他,双眼里坚决的光芒一闪而没:“你没有离开。你是被从我们身边带走的。”

    “啊……我,嗯……”

    她的表情柔和下来,递给他一副园艺用的手套:“你能帮我采摘它们吗?”

    晓眨了眨眼,有些心不在焉地戴上了手套:“当然了。”

    春教给他怎么拔出那些萝卜:她拽着叶片根部,花冠上方的位置,这过程容易得令人惊讶。春决定她从右边开始,而晓去摘左边的那些。很快,他们收获的、新鲜出土的萝卜就堆了起来。“如果我自己种所需的蔬菜的话,我想咖啡厅的菜单会需要时常更替。但我擅长的是种植,不是烹饪。”

    “我相信你。”晓说。他从地里拔出另一颗萝卜,深紫红色的一颗。

    “谢谢。”他能听出春声音里的笑意,“老板帮了我很多忙,教我怎么运营咖啡厅。真非常擅长选取设计食谱,而我已经拜托了祐介帮我画一些可以挂在墙上的装饰画。”

    晓沉默下来,专心致志于这一整个过程:抓住萝卜茎叶的底部、拽出来、拍掉尘土,最后把它们和其他那些在一起放好。他重复着机械性工作,直到手肘撞到了什么东西。春在他的右边。

    “我想说的是,”她开口道,从最后一个花槽里拔出一颗萝卜,“如果没有你们,我肯定做不到这些。没有你们的知识——和更重要的,你们的友谊。我现在不会在这里,不会在准备开一家自己的咖啡厅。”

    她拽出一颗又一颗萝卜,但把最后一颗留给了他:“而如果没有你的牺牲,我们中现在不会有任何人是自由的。”

    晓沉重地吞咽,仍然无法和她对视。

    “你不得不在那里待了那么久……我很难过。但你现在回来了。”

    “我回来了。”

    “而我可以告诉你,告诉你所有那些你错过的东西。”春向后靠去,也同样没有看他。她耐心地等着,戴着手套的双手搁在膝盖上,手掌向上。

    晓倾身向前,把最后一颗萝卜拔了出来。他能感觉到它红色外皮的弹力,但它也同样地坚韧:“我想……这样就好。那段时间已经过去了。”

    春露出微笑,抱起了一整捧萝卜。绿叶从她环抱的手臂中探出来:“那么我们就重新开始吧。”

 

    更晚一些的时候,晓在中央大街的家庭餐厅里和三岛碰面了。有那么一刹那,他看起来还像一年前那样——眼袋、疲惫的神情。他向着晓挥手,露出微笑,但晓看见他脸颊上的创可贴,感觉自己胃里发沉:“三岛,你怎么了?”

    “什么?”晓坐下来,三岛心不在焉地抬起头看他,握着自己的手机。他的眼神游离:“你说我的脸吗?”

    “对,我说你脸上的伤!”晓的双手在膝盖上攥成了拳。他以为早在他入狱之前这一切就被解决了。还有谁不肯罢休地缀着三岛由辉?“谁在找你麻烦吗?”

    “什么?不是!”三岛睁大了眼睛,“我,嗯……”

    晓直盯着他,直到后者叹了口气。三岛不安地揉搓着一张餐巾纸,最后飞快地说道:“我不小心把自己弄伤了。”

    “你什么?”

    “我刮胡子的时候不小心弄的!”三岛尴尬地移开了视线,双眼下的暗色令他看起来状态不佳,“无论如何,我不是来跟你讨论我的青春期问题的。”他拿出手机,点了一下,两下,把耳机插进去,递给晓。

    “这是什么?”

    “是我之前在做的东西。”三岛露齿而笑,“我……你自己看吧。”

    晓挑起眉,戴上了耳机。三岛显得有些坐立不安,神色介乎兴奋和紧张之间。他在手机上又点了一下,把手机也递给晓。视频开始播放了,他听见耳机里三岛的声音。

    “20xx年,秀尽学园。”开场镜头是在他们学校。树枝空荡荡的,而地上的落叶结着一层寒霜。“这是第一起偷心事件发生的地方。这里的学生们,是整个世界上,数以千计的、被改变了人生的那些人里的第一批。怪盗团诞生于此。”三岛解说道,然后视频结束了。

    在晓来得及说什么之前,三岛已经探身过来,点开了下一段。

    这个视频是在秀尽的某间教室里拍摄的。能看到外面的地面,所以这大概是在底楼。但晓无法确定是哪一间。镜头里出现了一个晓从未见过的女生,穿着他们的制服:“怪盗团是谁?我觉得是群鲁莽无知的家伙。但他们非常勇敢。”

    晓笑出了声,抬头去看三岛。对方回以一个微笑,点头示意他看手机。视频还在继续。

    镜头切换到另一个比他们小些的学生。那是个圆脸的男生,戴着眼镜,校服衬衫领子上沾了块橙色的污渍:“怪盗团?他们在我心里是英雄!”

    “你为什么这样说呢?”三岛在镜头外问道。

    “我姐姐在奥村食品工作。”那个男孩说,因为回忆皱起了眉,“她每次回家时看起来总是很疲惫,而且有一次因为烧伤进了医院。我发誓,他们完全把她当成奴隶对待!”

    视频再一次被剪切,然后他看见神情严肃的川上。这是在她的办公室里,周围比晓见过的样子要整洁,新的日历挂在电脑后的墙上。黑眼圈已经消失不见了,她身上的西装衬衫崭新:“学校对鸭志田事件无所作为,于是他们挺身而出。”她的视线移向镜头,晓眨了眨眼。“怪盗团让我找回了从前重视学生的心情。我想确保我们以后再也不会对滥用职权的那些人视若无睹。”

    另一个学生:“怪盗团让我相信了正义的存在。”

    “怪盗团帮助了我的家人。”

    “怪盗团拯救了我。”

    这次的暂停长了一些。晓在暗下来的屏幕上看见自己的倒影,才意识到自己不知何时屏住了呼吸。

    “我错过了他们。”画面重新出现之前,先响起了声音。镜头前挡着一块不透明的白板,但晓能看见一个女孩的轮廓。她扎着马尾。少女的声音轻柔,不知何故令他觉得熟悉:“但他们让我——让我们知道,我们可以反抗,可以重新站起来。世界上还有那么多的东西值得我们活下去。我现在知道了。”

    视频在这里结束了。晓没有动。屏幕暗下来,他再一次看见自己的倒影,和脸颊上的湿润痕迹。

    “当她知道我在拍这个纪录片的时候,她从秀尽的电话簿上找到号码联系了我。”晓抬起视线,看见三岛的双眼里也有水光,“她在好起来了,晓。他们都是。”

    晓点了点头,不确定自己现在能不能保证声音平稳。他摘下耳机,把手机递给三岛,后者正期待地看着他。“所以?你觉得怎么样?”

    晓微弱地笑了:“好吧。这有点俗套,而且很……有戏剧性。但这就是你的风格,对吧。”他深呼吸,擦掉眼泪,再次呼吸:“我想你放弃的睡眠时间是值得的。”

    三岛立刻露出了笑容。

 

Notes:

……距离我上次更新已经两个月了?

视频最后说话的人是志帆。


译者碎碎念:

我希望各位没有误会,当我说想要评论,我的意思不是“我翻译得这么辛苦你们却什么都不肯说”,而是“原作者写得这么好你们如果被她打动了却还不愿意留下评论吗”。说难听一点,蓝手还好更多人会看到,你点红心我也拿不到钱,说点红心表达喜欢是吗?喜欢麻烦说出来啊?我不是营销号,涨粉也没得接广告赚钱的。请 评 论

还是等5条评论发下一章。我自己的回复不算,文章内容无关不算。

评论(9)
热度(4)

© 夙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