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翻译】Blue Mountain Ch2|P5同人|来栖晓中心|Hurt/Comfort

食用说明:

主中心,无CP倾向。

原文共五章,已完结。这次和之前/后的翻译也都会打上#BlueMountain#的tag,不关注我只订阅tag也可以方便地看到更新。

原文链接 Blue Mountain;作者主页 Shorelines

授权截图见Chapter 1


Chapter 2

 

Summary:

你在奔跑。


    四轩茶屋上的天空刚刚亮起来。晓站在卢布朗门前,穿着他的旧运动服做一些热身。他在自己最下面的抽屉里找到的它们,被好好叠着,还在他留下它们的地方。自首的那一天晓没有收拾东西,像蹩脚连续剧里的二流演员那样,并不记得什么细节。

    他以为自己不会回来了。

    但晓站在这里,等待着龙司。他还有几周时间待在东京,那之后是高中的最后一个暑假,和最后一个学年。再之后就是余下一生在他面前铺展开来。

    靠。龙司在哪?

    “哟!”晓转过身,看见龙司沿着街道慢跑过来,似乎已经提早了他一步开始,“抱歉我晚到了,地铁——”

    “没关系,”晓说,龙司对他皱眉,是因为他打断了对方说话吗?“我——我们走吧。”

    晓先跑了起来,但龙司更擅长调整自己的步伐。他试图跟晓并排,但城市的街道很窄,于是最后,大多数时候他跑在晓前面。

    所以晓有了足够多时间盯着龙司的后脑。他看见龙司黑色的发根,然后意识到这是自己第一次看到对方本来的发色。

    晓撞在龙司背上,前额砸上了他刚刚盯着的头发。

    “嘿!”龙司转过来看他,揉着自己的后脑,“我是说休息一下不错,但别直接撞开我的头骨啊!”

    晓眨了眨眼,意识到自己全身在微微发抖,像是紧绷着的弦。他们已经跑到了井之头公园,太阳升起来了。他吸入的空气冷得像冰,胸膛起伏。几分钟之前,他们不是还在四轩茶屋吗?

    龙司现在在叹气了:“来吧,现在该轮到你说‘你的头骨也太容易被撞碎了’或者类似的什么了。”

    “我想你把我跟某只猫搞混了。”晓喘着气说,但龙司笑了。他在晓的背上拍了一记,这令后者的膝盖微微一软。他很久没这么累了,自从——自从和亚尔达拜特那一战以来?

    龙司注意到了他的疲惫。他的微笑消失了:“你确定你今天想跑步吗?你看起来……很累了。”

    晓实在不想谈论在两个月禁闭后他的身体状况有多差,那时候他除了思考无事可做。他的双手撑着膝盖,忙于呼吸而几乎无暇答话。他用袖子擦掉了前额上的汗:“龙司,你高中毕业之后想干什么?”

    “我,呃,什么?”龙司有些关切地看着他,晓向他点头,他于是继续说下去,“呃,我还没确定。我最近的目标还是报复鸭志田,然后,你知道的,怪盗团的活动,那之后是把你从监狱里弄出来。”

    “你完全没计划吗?”呼吸现在没那么困难了,“什么都没有?”

    “嘛,我计划了今天早上跟你一起出来。”龙司耸肩,“这就是我目前为止的计划了。”

    晓逼着自己站直了,没有觉得头晕。他深呼吸,肺部仍然有些紧缩感,但太阳已经照暖了清早的空气。他可以再次呼吸了:“好吧,我……我也不知道我毕业之后想做什么。”

    “我们有一整年可以去考虑这个呢!”龙司笑了起来,双手枕在脑后,“我们还有点时间。不如我们在公园里散步转一圈吧?以前每次来我们都只是跑着直穿过去的。”

    “我不知道。”晓慢慢说,“两个男人单独在公园里散步?人们可能会用奇怪的眼神看我们的……”

    “什么?这听起来像我会说的话——嘿!”龙司轻轻撞了他肩膀一下,晓露出笑容,“现在该轮到我说你的台词了吗?‘别说得这么奇怪’?”

    “你开始明白了嘛。”晓迈开步子,龙司跟着他,“我们接下来去哪?”

    龙司耸了耸肩,快步赶上来和他并肩:“这地方很大,我们可以边走边想。”

 

    祐介让晓在他学校的午休时段去找他,于是晓邀请他去了附近一家盖浇饭主打的餐厅。在他需要的时候给这少年买些食物已经成为了怪盗团约定俗成的惯例,而晓觉得过去两个月里自己没能承担起他的那一部分。

    当他们的食物送到时,祐介飞快地吃完了他那一份,一粒米都没剩在碗里。晓询问他要不要再点一碗,但祐介坚持自己已经吃饱了,然后拿出了速写本。

    “老师说我的抽象画非常好,但静物还要再多加练习。”祐介夸张地叹气,给晓看了一碗水果的画,“在异世界待了那么久之后,我觉得要被现实世界所触动很难。”

    “我同意。”晓说。他不怎么饿,正考虑着能不能让祐介把他的这份也吃完。但祐介已经翻开了空白的一页,铅笔在纸面上大幅度地运动起来。

    “就算这样!我也不能浪费今天下午——你挑的这个地方有很棒的天井。”

    祐介铅笔轻柔的沙沙声非常使人放松,晓开始环顾周围。他们坐在咖啡厅外面,一家比卢布朗大一些的咖啡厅。天空是澄澈如梦境的蓝。街上大多数的行人都穿着和祐介同样的白色制服,偶尔有和他同样年龄的学生会向他们的方向投来一瞥。这儿有很多可以入画的东西:刚刚绽出花朵的樱树,长椅上低头看书的少女,落在他们旁边桌上、正啄食着吃剩面包和一片菠菜的麻雀。它有些蹒跚——一条腿似乎受伤了。

    如果是在异世界,晓可以治好它。如果这是异世界,整个场景会变得非常不同。

    变得更好还是更坏呢?

    “——晓,晓?”

    “嗯?”晓回过神来,看见祐介正有些严肃地盯着他。那只麻雀扑扇翅膀飞走了。“啊……抱歉。”

    “你还记得我对你说过什么吗,在你被带走之前?”祐介的声音放低了一些,晓不得不向他微微倾身,“我想画下你微笑的样子。但我发现这有些困难,尤其当我的模特似乎不在这儿的时候。”

    “我就在这里,祐介。”晓说。但他仍然在想那只麻雀,和头顶宽广湛蓝的天空。

    “嗯。”祐介转过速写本,递给他。晓低下头,看见深浅灰色描绘出他自己的脸。草图里他没戴眼镜,视线落在远处。他的头发几乎垂到了肩上,被茫茫暗色围绕着。晓意识到自己像草图里那样皱起了眉。

    “我们仍然把你看作团长,你知道的。”祐介说,“不管有没有异世界,你都救了我们。”

    晓抬眼看向他:“你把太多东西归功于我了。”

    祐介没有转开视线。

    “也许到你拯救你自己的时候了。”

 

    晓把刚完成摄影的杏送到了家,询问她是否可以为自己剪头发。

    这只是心血来潮。他站在她公寓的门外,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么说。他甚至不知道她以前有没有剪过头发,或者她这个下午是否有别的打算。

    晓转过身准备离开,但杏拽住他的手臂,领他进了屋里。

    她简直有专业水准。当她准备理发用具时,杏哄劝他在她的浴室里洗头。

    “我妈妈是她团队里的设计师。”她一边解释,一边让他在她前面坐下。晓僵硬地坐着,但并不是因为他质疑她的能力。即使有意去想,他也不怎么在乎自己这之后看起来会是什么样。

    “所以我至少不会弄伤你。”

    “我相信你。”晓回答道,一边在心里想象对方的微笑。潮湿的头发垂在颈后,他听见剪刀张合的轻微刮擦声,她伸手拨弄着他的头发。晓想象着她站在自己身后,拿着剪刀,思考该从何下手的场景。她开始剪,刀刃稳定。

    当他打量四周时,晓意识到自己从没来过她家。深夜里视频通话的时候怪盗们当然都多少看到过了杏的房间,但公寓的其他部分似乎并没有她那种、某种程度上可算有序的混乱。这里没什么生活痕迹,布置着颇有品味的家具、挂在墙上的抽象画、和一小块丢在地上的毛皮地毯。没有被踢到角落的袜子、厨房桌上的便条,或者家庭合照。

    这是你会在高档设计杂志里看到的那种房间。

    “杏,你的父母在哪?”

    “唔,我妈妈现在在温哥华,爸爸在伦敦。”杏的语气充满活力,还和她说起任何事时一样,“他们在不同电影剧组里工作。”

    “他们经常不在家吗?”

    她的双手停止了一瞬:“比我期望的要频繁。”她的声音柔软了一些,伸手从他肩上扫落了什么东西。黑色的发丝落在他身边的硬木地板上。“晓,用不着担心我。”

    他闭上了眼睛:“我习惯了担心你们所有人。”

    “我们知道。”杏说。他感觉到剪刀再一次轻柔地擦过颈后,她重新开始剪:“谢谢你。”

    “你是怎么……自己住在这里的?”

    “我的父母一直很忙,我们总是搬家。但过去几年里,我认识了志帆。”他可以听出她声音里的笑意。“而去年,我有你们。我现在仍然有。”

    已经过了那么久。

    “重点是,我很好。”他听见细微的撞击声,剪刀合上了。“我现在要帮你吹干头发了,行吗?”

    杏打开吹风机,晓努力克制自己不要退缩,睁开了眼睛。他眼前的场景没什么变化:还是同样的、没有生活痕迹的公寓,对一个女孩来说这地方太大了。但房间里的阴影更长了,而天空也不再澄澈,变成了更昏暗、混着橙色的蓝。将近晚上了。

    轻轻一响之后,房间里又安静下来。“完工了!你的头发在那里确实长了不少,是吧?”杏把一面镜子放到他面前,于是晓突然和自己的倒影对视了。她的笑容明朗,头发不是一贯的马尾,由于先前的拍摄需要,披散在肩上。“你觉得怎么样?”

    晓的头发比他所习惯的要短一点。大多数理发师会这样做,由于在修剪过程中的失误。但杏认识他。他的头发仍是原来那样,只是少了一些。

    “谢谢你,杏。”

    她对他露齿而笑,轻轻揉了揉他的头发。那不是模特职业性的微笑,而是杏的,是他朋友的。晓移开视线,感觉到胸腔里突如其来的剧烈痛楚。他会想念这个微笑。

    “随时随地。”

 

Notes:

龙司,别把这说得这么奇怪。在公园里和自己最好的朋友散步而已。

这个故事对我来说也是一次更细致的练习,所以请告诉我你的感受!欢迎任何反馈!


译者碎碎念:

好吧我本以为上一篇之后fo来的小可爱们会更习惯于留评论,还是说更狠的刀片比较让人有表达欲望?就,摊手,这章评论数大于等于5之前我不贴下一章吧。取关随意,反正本来也不是因为原创fo的。翻了两章感觉这篇作者和之前那位的文风挺有区别,我还挺喜欢这种感觉的。

评论(15)
热度(4)

© 夙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