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2017年度总结

跟风花露水,顺带混更(。

明年也要继续看我家小智障谈恋爱。希望自己能勤奋点把那几个还只有大纲的中篇更出来……

他们全原作最rio嘻嘻嘻,不服您吃书。


一月:曦瑶, fate paro段子。

    古人说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尘世情网里他到底免不了俗,只觉得这场离别已经长如轮回中千年万载的辗转——他朝思暮想魂牵梦萦了实在太久,久到令孟瑶不管不顾地把什么都抛下了,只毫不犹豫地飞奔过去,想要把这一面之缘再延个一时半刻。
    和后来心机深重的敛芳尊全然判若两人。

    可惜天意却始终如一地不肯垂怜于他。那车和孟瑶擦肩而过,只吝啬地让他在贴了反光膜的玻璃完全摇上前偷得了浮光掠影的一眼。蓝曦臣消瘦苍白了太多,精力不济的样子,只这么片刻就已经快要睡着似的,闭着眼靠在车窗上。

    那就是孟瑶最后一次看见活生生的蓝曦臣了。


二月:流风,fgo paro段子。

(……二月就只有这一个段子呢。)

    “不,我来是想问,为什么master今天一直没有带我出战?”
      因为今天的狗粮是弓阶啊。


三月:流风,武侠au短篇。《也是好黄昏》

(玩梗来着。“时时横短笛,清风皓月,相与忘形。”)

    柔白月色不带寒意地漫上衣角鬓发,他想起句“清风皓月,相与忘形”,眼角眉梢不自觉也含了三分笑意,问他道:“你会吹笛子么?”


四月:流风,双性转短篇。《Typing》

    屏幕里风萧萧有点无聊的样子,带些懒怠地把下颌压在交叠的双手上,视线却始终落在她这边。

    又温柔又专注地,让人错觉少女眼前是徐徐展开的水墨长卷,又或者是一朵花生芽抽枝由含苞至绽开,每分每秒地纤毫毕现而全无瑕疵 ——才好解释这样不舍得错过任何一个瞬间的凝视。

    女朋友……啊。


五月:流风,武侠au短篇。《纵我当时知有恨》

    这一日又是漫天落雪如繁花,他出了城不知道多远,回首恰瞧见金城汤池围了楼台重重,纷然摇落六出冰花里错眼瞧去,几乎还是数年前京郊偶遇的那时候。

 他怔怔站了好一阵子,连熏神染骨一般的寒意都觉不出来,直到不知不觉手里那把疾风无影被扣得太紧,锋刃划伤了掌心指腹,才在痛楚里眨一眨眼,看清楚了渐止玉尘之下并非当日枯枝,而散漫生着艳丽近于灼眼的花朵。

   赤红一如沿他指尖落下、一滴一滴砸进雪地里失了温度的血。

   高天旷野同那时候别无二致,玄黄洪荒之中蝼蚁的一己悲欢,从来也动摇不了什么。

   只而今,天地浩大,但少颜色。


六月……六月没有。


七月:流风,原作衍生段子。

    他自顾自转着心思,流月终于抬起眼直视他,开门见山道:“对不起。”

    风萧萧脱口而出:“你和若絮在一起了?!”


八月也没有(靠)


九月:流风,还是段子。

    照常登陆了游戏的萧老板,发现自己在一片陌生的树林里。

   “在做什么?”

    流月的回答有点出乎意料:“在你的茶楼孵蛋!”


十月:流风,又是段子。(cnm)

 他在无意识抬眼时被灼烈近乎虚幻的日光刺了一下,然后大雨毫无预兆地劈头盖脸砸下来。叶凯撑着伞从地铁站一路走回租屋,没有戴着眼镜,于是雨幕里望过去,道旁的层叠枝叶也模糊近似于青衣一袭,乍然划破沉黯底色的车灯光却雪亮明锐如刀锋。

 而直走到雨势渐小如丝如雾的时候,他才终于抓住被数次错失的微弱熟悉感,指向屏幕另一端、二进制字节间叶凯十年有余未曾光顾的茶楼。

 “光顾”。

    是已经不能叫做回去了。


十一月:流风,双性转武侠短篇。《聊赠一枝春》

    窗户半开着,有风偶尔卷进来,她天青色的裙摆晕在月色里微微摇荡,缱绻得如同一场春风十里的梦。


十二月:原创,fate相关企划。题目暂定《Rêve d'Eschyle》

(还没发出来。蹲等搭档的排版。挑战自我试图西幻,眼看要死。)

 骑士心怀一己之力无法达成的愿望。她为此提起手中的剑,为此屠戮手无寸铁的俘虏,为此点燃敌国平民藏匿的教堂,而毫无悔意地承受凶名和酷刑。

 她为此而战,也为此而死。

 她的忠诚与剑献给自由。



评论

© 夙染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