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襄阳比肩半场雪,是大理相逢一盏月。
是扬州初识千树花,是华山同归几页风。

【翻译】Spin the Wheel Ch17|P5同人|来栖晓中心|Hurt/Comfort

食用说明:

主中心,无CP倾向。短篇合集。

原文共22章,已完结。这次和之前的翻译都会打上#SpintheWheel#的tag,不关注我只订阅tag也可以方便地看到更新。

授权截图见Chapter 1,原文链接 Spin the Wheel,作者主页 TaurusVersant

Spin the Wheel

Written by TaurusVersant

Translation by 夙染

Chapter 17 Play of the Game

3月6日,星期一放学后。

    和其他任何地区都不相同地,秋叶原的街道上有着一种奇妙的嘈杂感,能让人清晰地感觉到自己正身处于一片怎样特别的区域。这几乎是令人陶醉的。

    被法庭的判决遣送到东京以前,来栖晓还从未来过这座城市。熟悉周边环境是个缓慢的过程——起初他的活动范围仅限于涉谷和四轩茶屋,在朋友的帮助下才逐渐扩展到整个东京。现在,一年过去之后,他对这里的熟悉程度有了非常可观的增长,随之而来的则是对这座城市和其中不同区域的某种感受。

    对于它们彼此间不同之处的感觉。

    在上野你能感觉到弥漫其中的、静谧的尊严感。涉谷霓虹灯下永远涌动不休的人潮则营造出令人眩晕的炽热。新宿的氛围紧绷但热情高涨,轻易就让人陶醉其中。

    而秋叶原充斥着电器运转的声音——自动门、电子字牌、显示屏。人声和电子设备的提示音混杂在一起,街道上人来人往,既有目的明确的领航者,也有单纯前来观光的、随着人潮而行的游客。

    晓第一次来秋叶原是在双叶的坚持下,那也是在偷走她的秘宝后双叶第一次出门。那次旅程中他的主要任务是守护双叶,帮助她再一次面对这个世界。那并不是辉煌胜利的一次冒险,但结果也并不坏。晓对此心怀感激。

    在那之后,晓也独自一人来过几回秋叶原。他仔细探索了每一间店铺,留意着是否新出现了令他感兴趣的商品,也与此同时拓展了自己的活动区域。并且,随着时间的推移,也建立了新的羁绊。

    迄今为止晓的所有契约者里,织田信也是最年少的。外表年龄与他相近的还有拉雯妲,但后者不仅有着远超年幼外貌的睿智,也很可能比晓本人要年长得多。天鹅绒房间助手谜团重重,这推测也并不算离奇。

    这也就意味着,信也对晓而言非常特殊。自然,他与每一位契约者的相处方式都有所不同,而和他最接近的大概是双叶,后者同样被晓视作年幼的表亲照顾着。但信也仍然是不同的。晓总觉得自己对他负有责任。

    永远不该遗忘的责任。

    他最初遇到那孩子时,是在寻找打败一名黑客的方式。印象空间里那个阴影坚信自己不可战胜,这认知也的确赋予了它那样的力量。然而在玩家之中传说般的“King”,织田信也,仍然要比它更强,而从他那里学到了操作技巧之后,晓也轻而易举地打败了那作弊者。其他人那时交相称赞他出色的操作,令他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提醒他们,他仅仅只是学习并重现了另一个人的技巧而已。在自己的领域拥有着无可比拟实力的某个人。但尽管有些人听说过“King”,在晓的契约者之中没有其他人真正见过织田信也。刚被释放之后没多久他就收到了织田信也的消息,但他甚至不清楚后者是如何了解到他被拘押了的。没有任何一个人向晓解释过他们做了什么,似乎那成功本身已经令他们足够满意,而不需要额外的夸耀了。

    就这件事而言,他们实在激起了他的好奇心。

    重点在于,尽管最初晓是在寻求信也的帮助,他们的处境很快调转过来。的确,信也教给晓的那些射击技巧对怪盗团的活动也极有帮助,但晓并没忽略自己作为回报做过的事情。或者说,所有一切之后他应当负有的责任。

    某种意义上来说,他成为了信也的契约者。那孩子对晓坦诚了自己的恐惧、压力和挫败感,完全接受了晓的建议,并容许自己被那些建议所改变。青少年很容易受到他人影响,改变自己试图模仿他们的行为举止。晓清楚地意识到,信也在努力模仿着自己:和怪盗团有着联系的、随时准备好了迎接危险挑战的冷静形象。而他对此负有责任。

    此外,尽管那是信也自己的要求,同意接下委托去改变他母亲内心的那个人是晓。他基于一个孩子的愿望而作出了这样的决定。他相信信也,相信他是正确的,但一个孩子的观点会轻易地被他们自己的想法——而非现实——所影响。要让年轻人相信与事实全然相反的东西太容易了,受限于自己的视角,他们难免会忽略某些事情。

    晓相信那是正确的决定,但风险始终存在。他改变了信也母亲的心,而他也应该为此负起责任。信也和他的母亲都被他改变了。起初是消极的,后来则是他主动采取的行动。他对此负有责任,不管这改变是好是坏,是正确的,还是错误的。

    他没对其他人说起过这个,没有承认他对自己道德判断产生的怀疑,不,这只是他独处时产生的想法。但无论如何。责任就是责任。

    但他很快就要离开,而无法继续肩负起自己的责任。一年对于一个孩子来说太长了。许多事情都可能发生,随之而来的是巨大的改变。而那之中又会有多少是他的行为所带来的蝴蝶效应。的确,晓对每一名契约者的未来都造成了影响,在这方面而言信也并不是特别的。但不知何故,他仍然认为这让自己对信也负有重大责任。

    如果事情出了什么岔子,那些差错都极有可能与晓的介入相关。他无法容忍这样的情况。半点不能。

    秋叶原那家游戏厅的门滑开了,晓立刻听见织田信也的声音。倒不是冲他来的。

    “你得瞄准!你在干什么?那个是给你的!你到底有没有在尝试?如果你只想让我来打那把你的手柄也给我好了!快点!别犹犹豫豫的了!开枪!”

    哇哦。这可有点粗暴。自从认识晓以来,信也已经放松了很多,在各种意义上来讲。但在游戏时间他仍然保留着那种能让任何人自信崩溃的说话方式。晓在人群边缘张望着,想知道King暴怒之下的不幸受害者是谁,然后瞥见了低垂着头正被训斥那一方的蓝色头发。不知何故他的感想介于极其震惊与意料之内这二者之间。可怜的三岛。这真的有点超出他的承受范围了。晓艰难地从人群里挤到前面。

    “玩得开心吗?”

    “来栖哥!”

    “来栖?”

    信也和三岛都知道对方认识晓,不管怎么说,去年他们三个就偶遇过。但考虑到信也之前对三岛的痛斥,看到他并不震惊于对方和晓打了招呼、显然记得他们当时的巧遇,这本身也令人有些意外。晓笑起来,向两人分别伸出手,三岛一如既往地和他手腕相撞,信也则跟晓碰了碰拳。两人似乎都因为这问候而感到足够愉快,姑且遗忘了在晓出现前的片刻。

    至少忘了那么一小会。

    “来栖哥,你会和我一起玩的,对吧?”信也立刻示意晓再往前走些,与此同时三岛一面退后,一面冲晓点了点头。他的确为对决而稍微挑衅了信也,但对于自己将面临的实力碾压毫无预料。大概还是旁观最好。他实在应该听从常客的警告的。

    这并不是晓第一次来见信也了——自从被释放以来,他和每个契约者都见过面,度过一段闲暇时间。只除了一位以外。然而,信也在调整游戏设置时显露出的坚持和热情显然说明了他仍希望能和晓再多待些时间。他是晓最晚告知自己即将离开东京的几人之一,也是这其中晓最担忧的。

    他很确定信也不会太冷静地接受。

    “好了!”信也向晓点头,后者拿起手柄,做好了准备,“我们开始吧!”

    几个月的荒废足够带来一点生疏了,在第一次重新开始游戏时,晓不得不花些时间热身,但很快跟上了节奏,没被信也落下太多。今天他则几乎在一瞬间就完全进入了状态。信也玩得更好,信也一直以来都是更强的那一个,但晓做得也并不差。出色到足够让旁观的人群里弥漫起赞赏的低语了。

    晓分心去听。信也并不排斥和其他人一起玩,但几乎没什么人能够跟上他的节奏,如果对方是同龄人或者更小他会自己调整、态度良好地给出建议,而年龄足够大的那些人则不得不面对一如既往的King.晓继续射击,与此同时忍不住露出一个微笑。

    知道其他人也需要在织田信也手下经历同样的残酷试炼,这某种程度上挺让人愉快的。

    “太厉害了!”

    在此之前三岛并没见过晓玩游戏,只是目睹了拉雯妲那样无可抵御的强大能力。他知道晓和信也是朋友,但并不知道晓跟随那年轻人学习、磨砺了自己的技巧。所以这是他第一次看到他的朋友,怪盗团的团长能够做到怎样的程度。令人大开眼界。

    但某种层面而言这也不太令人意外。“晓非常擅长Gun About”这想法能够自然地嵌入他对晓的认知里。他忍不住点头。没错,这很正常。晓回以微笑。

    “我有个好老师。”

    “当然啦!”信也没错过插入谈话的机会,或者说,没错过夺回晓注意力的机会,“来吧,下一局!”在信也坚决地独占他注意力之前,晓只来得及向三岛抱歉地耸了耸肩。这孩子显然不打算把和他的相处时间让给任何人。

    又玩了几局之后信也决定休息一会,把游戏机让给了其他人。三岛试图抓住机会向晓提出一起玩的邀约,但信也态度坚定地把晓拽到了一边的长椅上。可怜的三岛看起来实在有点情绪低落了。晓对他比出“抱歉”的口型,但也没办法再多做点什么了。King要求听众的全部注意。

    “所以,来栖哥!”两人刚一坐下,信也就开始发问了,全然忽略艰难地试图加入对话的三岛,“那个黑客程序是怎么回事?你知道上周三盗用你账号的人是谁了吗?”三岛眨了眨眼。

    “周三?那不是——”

    “是的,”晓打断了三岛,令人感激地,信也坚持忽略了他,“我已经弄清楚了,谢谢你当时提醒我。”对信也说谎并不是什么让人愉快的经历,但这是善意的谎言,要让这孩子接受拉雯妲的存在和碾压级别的能力都太过头了。而且话说回来,他根本就不会相信那个解释,就算有三岛作证也一样。这样对大家都好。

    “那就好!”信也看起来满意了,“不过那个外挂真的好厉害,一般那种可以自动锁定目标射击的程序马上就会被发现的,做外挂的人一定很聪明。在一款游戏上浪费这种才能真不值得,是吧?”三岛发出类似窒息的声音,大约是在表达自己听见Gun About顶尖玩家之一把它描述为“一款游戏而已”的震惊。晓向他耸了耸肩,信也继续忽略他。

    “所以——”

    “噢对了!”晓试图提起自己将要离开东京这话题的尝试被打断了,信也则一边说着,一边站了起来,“游戏*!”晓四下环顾,想弄明白信也在想什么,那孩子摇了摇头。“不不,我是说足球比赛!有几个朋友邀请我晚点去找他们玩来着,差不多到时间了!来栖哥,你想一起去吗?给我加油?”

    这倒是头一回。去年以来晓和信也的相处已经足够让他了解到这孩子对运动并不太感兴趣,所以听到他主动提起球赛——说实话,“朋友”也——实在很新奇。看起来晓不在的那几个月里信也做得不错。他为这个想法微笑起来,点了点头。

    “好啊,我们走吧。”

    信也立刻往出口走去,晓跟在他身后。三岛跟了两步。

    “呃,来栖?”

    “抱歉,三岛,”晓摇了摇头,“下次?”

    “好,”三岛点头,信也牢牢占据着晓注意力的事实显然令他有些挫败,“下次见。”

    泉公园离得并不远,足够他们步行过去。到达之后信也便走向另一群小学生去打招呼,附近还有些成年人,大概是准备旁观比赛。这公园很小,无法作为任何正式比赛的场地,聚集在这里的家长相比之下多得有点反常了。晓有些好奇这会是场怎样的球赛。片刻之后,信也重新走到了他身边。

    “我有些在校队的朋友,他们想在赛季正式开始前来场练习赛,为了凑够完整的人数所以邀我一起。我不怎么擅长运动,但跟他们一起玩还是挺有趣的!你不介意看着吧?”

    “当然了。”信也对此显露出的热情令晓不禁微笑起来。这场球赛不仅是他踏出自己安全区的行为,也是能和同龄人玩耍的机会。在晓看来这是情况良好的讯号,也令他很愉快。信也跑开去加入正在分队的孩子们,晓则走得离赛场更近了些,但仍然离那些旁观的家长们有段距离。这个位置已经足够观战了。

    单纯地站在一边看着信也和朋友们一起玩——他对此感觉不坏,这也许有点奇怪。大概这意味着他的离开也不会让这孩子太孤单?可能吧。哨声响起,比赛开始了。

    令晓对足球稍微产生点兴趣的人是龙司,他在去年夏天某次拜访卢布朗时带了些球赛录像。晓并不是运动爱好者,过去他更倾向于在闲暇时间阅读,但跟朋友共度的时光是不同的,比起所做的事情,更重要的是共处一室的人。其他人在身边的时候他乐于尝试更多的消遣方式。所以当龙司决定要看球赛时,晓也跟着有了点了解。那并不是糟糕的一天。

    因此,现在晓能够观察信也的动作,并且甚至能颇为准确地把握比赛状况。显然,尽管信也在足球方面并没有电玩上的天赋,他仍然不太擅长团队比赛。这并不是出于傲慢,晓能够看出来,他只是没有想过需要依靠其他人。在被对手阻拦时他没有想到传球,来自队友的呼喊也只有大概一半会得到回应。有时他不得不突然停下脚步以免撞到其他人身上,明显是完全忘了甚至还有别人在场。这孩子还有很多要学的呢。

    但他仍然玩的很开心。晓能看出这一点。这样就好。信也还需要花很长时间去学着真正留意其他人。危险的迹象在初期就被发现了,而这年轻人的面前展开了更好的道路。他感到自己有责任,没错,但晓并不认为自己做错了。

    一点也不。

    “你是……来栖同学,对吧?”

    向他搭话的是名女性。晓的注意力从球赛上移开了,当他看向对方时,立刻惊讶地睁大了眼睛。她比他要矮一些,褐色头发,与上次见面时不同的是,她的视线中没有再流露出半点恶意。但他仍然不会认错,站在自己面前的是织田华惠,信也的母亲。晓眨了眨眼。

    “织田女士。”

    “啊,你还记得我。”她看起来简直有些失望,“我想上次见面时我给你留下了深刻印象。”晓摇了摇头。

    “您也记得我。”

    华惠笑了,但那笑声里没有真正的愉快。她看起来很疲惫。“我的信也经常、经常提起你,”她的视线扫向赛场,落在人群之中的信也身上,“要忘记可不容易。他很尊敬你。我希望你能知道。”

    他完全清楚自己对那孩子所负有的责任。“我知道。”华惠叹了口气,摇头。

    “他最开始说起你被冤枉了的时候,我不知道是不是该相信。上回我们见面的时候我确信无疑你在带坏我的儿子,但后来我意识到事情正相反,你是在从我这里拯救他。但尽管如此,我还是直到听见那名政治家呼吁释放你的时候才意识到自己的错误。我很抱歉。”

    政治家?晓思考了片刻才意识到她指的是谁。啊。

    “吉田先生。”他说道,点了点头。华惠看了他一眼。片刻之后,她也点头了。

    “是的。”

    吉田是晓唯一还没去见的契约者。他们保持着短信或者电话联系,但吉田复职为议员之后实在忙碌到抽不出空和他见面——他为此对晓道歉过不止一次。但这没什么关系,他们最终定下了见面时间。很快他们就能好好聊天了。

    晓非常希望自己能在那次对话中找到自己想做的事情。

    “我的信也告诉了我这次比赛,”华惠看着游戏中的孩子们,看着她的儿子跟其他人一起奔跑着,“但甚至在我询问他比赛的时间地点时,他都完全没有想过我会来看。我想这也证明了迄今为止我为人父母有多失职。这实在……让人难过。”

    作为单亲妈妈抚养孩子长大,织田华惠已经形成了一套自己的为人处世方式,永不止歇地去争夺更多你能得到的利益。但那态度同样影响到了她的儿子,令他失去了和他人建立健康人际关系的机会。最终是晓成为了那个能让信也视作榜样的人,一个会向困境之中其他人伸出援手的人。他想过这个,仔细考虑过这孩子认识他之后受到了他多大的影响,以及他应当为自己的行为担负的责任。

    如果他对织田信也的影响引发了任何负面情况,那都会是晓的责任。他时常为此担忧。但现在看到信也和同龄人愉快放松地一起玩耍,他多少感到些放松。只是一点。

    “还有时间。”他不会试着去为华惠找借口,而如果他真的这样做了,这也只是对她的冒犯。取而代之地,他只是坦白地回答。站在他身边的女性意识到自己被这少年显示出的智慧震惊了。他的确是信也所说的那样。“你只需要真诚地陪在他身边。相信他,支持他。这就是父母最该做的事情了。”

    “你说得对。”她的语调并非判断或者反讽,只是接受而已。她并不知道这个成为了自己儿子心目中英雄的少年的故事,但至少现在她了解到了他的本性。正像信也告诉她的那样。

    宽容而公正。像是故事最合适的主人公。这就是她儿子曾经说过的。她最初觉得是夸大其词。

    她不再这样认为了。

    “妈妈?”

    中场休息,孩子们都聚集到了各自邀请来观看的人们身边。信也在寻觅晓,但震惊地在他身旁看见了自己的母亲:“你怎么来了?”

    晓没有对这疑问作出什么反应,但它本身已经足够明显。这根本不算个问题。华惠似乎对此感到痛苦。

    “我想来看看你。”她轻声说,听起来像被责怪了,“我以为你不介意。”

    “我当然不!”信也飞快地答道,缓解了她的忧虑,“但你不是要工作吗?”

    “我能挤出时间的,”华惠没办法直视信也的眼睛,她大概没准备好面对这样直接的谈话,“我只是想来看看你比赛。”

    气氛紧绷。晓能看出来他们两人都有些尴尬,仍然没找到正确的方式来缓解去年在晓介入之前两人间留下的紧张感。信也抬头看他,像是期盼着晓的建议。他微笑起来。

    “你妈妈抽时间来看你了,真好。”

    有那么一会儿,两人都看着他。信也看起来被安慰了,华惠则震惊地凝视着他。然后她的儿子转向她,微笑了:“谢谢你,妈妈,这对我很重要。”然后那孩子重新跑开了,加入到其他人之中,开始了下半场比赛。这给了华惠擦拭眼角的机会,但她露出了柔和的微笑。晓专注于面前的比赛。

    “谢谢你。”她的声音很小,近乎耳语,但晓听到了,点了点头。两人并肩站着,看着比赛继续,看着信也和朋友们一起玩耍,和其他任何孩子一样。很好。这样很好。

    晓的担忧终于消失了。

    在比赛终于结束之后,信也再一次跑回他们身边,看起来累了,但心情愉快。他很快开始谈论自己玩得有多开心,以及表现出色的时刻。这和独自一人玩那些自己擅长的游戏并不相同,而他也仍然更喜欢电玩,但在另一种意义上来说,这也很好。和朋友们一起消磨时间很好。

    华惠同样旁观了全程,此时则开始对信也的合作意识作出评价,提醒他需要再在这方面作出些努力。他最初并不太乐意接受这样的反馈,但晓的赞同令这孩子不得不接受事实:他在比赛中的绝大部分时间没有考虑到要和同伴合作。这点需要继续努力。他点头接受了。

    晓找到了机会提起那个话题。

    “信也。”如果华惠对晓的熟稔态度有什么想法,她也只是沉默地看着自己的儿子毫无反对地对晓点头。晓继续说下去:“我父母要我下一年回家乡去。我二十号就要离开东京了。”

    信也盯着他。晓能认出他脸上逐渐流露出的神情。信也心烦意乱,并努力克制着自己不要表现出来。最终他只说出两个字。

    “别走。”

    “信也。”华惠喊他的名字,摇了摇头,对他的反应并不赞同。他看向她,神色中是显而易见的伤心。他的母亲仍然不确定该如何对待他们修复中的关系,在这样的神情面前退却了。信也重新转向晓。

    “求你别走,来栖哥。别回去。”

    晓微笑起来,但还是摇头了:“我得回去。”

    “你不应该!”信也在对他生气了,瞪着他继续下去,“你最开始被送到东京不就是因为他们吗?为什么现在他们又叫你回去?这不对!”

    他也这样想过。他也这样愤怒过。但,在和其他人交谈过之后,他某种程度上地接受了这事实。晓的微笑没有消失。

    “没错,”他赞同道,“他们的做法伤害了我。但他们意识到自己是错误的了。他们想道歉,想修复家庭关系。所以我要回去,要做出尝试。这是家人相处中的一部分,为自己的错误而道歉。我要给他们这样的机会。这样做是重要的。”

    华惠站在晓身边,此刻轻轻抽了口气。他所说的话与她本人产生了完美的共鸣。她做了错事,她需要为此道歉,她想重新和她的儿子建立家人之间应有的羁绊。她完全能与来栖晓的父母共情。

    而就晓投向她的视线来看,他对此一清二楚。他说出这些话时把在一旁听着的她也纳入了考虑。她儿子心目中的英雄不仅仅是个温和而聪明的年轻人。他令人难以置信。她睁大眼睛盯着他。所以,来栖晓是这样的人。

    现在她明白了。

    信也低着头。

    华惠能看出来,他也理解了,但要接受这一点并不容易。晓是他的第一个朋友,也是他的行为榜样,是他帮助信也摆脱了她灌输的、高度紧张到残酷的竞争意识。失去这样一个人,尤其对孩子来说……她跪下去,双手按在信也的肩膀上。他惊讶地抬眼看向她。

    “信也,”她柔声说,他于是没有移开视线,“他不在的时候,你会祝愿来栖哥一切顺利吧?”

    信也过了一阵子才点头,接受了那些话,看向晓。他脸上的失望仍然显而易见,但他的双眼干燥,向晓点了点头。晓也朝他点头了。

    “你最好回来!”

    “我会的。”

    在织田母子要离开时,是华惠先对晓开了口。她的儿子在和朋友聊天,而她走向那年轻人。

    “你,”她似乎在斟酌词句,努力找到表达自己想法的最好方式,“我想你救了我。我想你拯救了信也,然后他拯救了我,帮助我意识到我变成了一个怎样可怕的人。你仍然如此年轻,但是……谢谢你。谢谢你,来栖同学。非常感谢。”

    晓向她微笑。帮助那些需要帮助的人,这正是他最初成为怪盗的原因之一。他点头。

    “不客气。”

    帮助他人,晓在回程列车上反复考虑着,没错,最终仍然还是这个。

    这就是他一直以来想做的事情。

 

Notes:

每章我的写作角度都会在晓和与他互动的其他角色之间切换,但这里基本没有信也视角的内容,说实话这只是因为我不知道他会怎么想。代沟。他还太年轻了。

他的年轻也正是晓思考的核心,并且令他对自己对信也造成的影响产生了责任感。不管怎么说,晓确实改变了这孩子的人生轨迹。毫无疑问是朝好的方面,但他仍然这么做了,并且对此负有责任。如果事情出了什么差错这很可能是因为他。晓能意识到这一点很好,也是他成熟的表现。

三岛又出场了,他只是在游戏厅转悠。他大概已经对月亮那章迫不及待了,但还得先等星星的章节结束。我很期待,一二三是我最喜欢的角色之一。你们也会期待的。不管怎么说,说到三岛,那些孩子们对他实在造成了伤害。在他们原作的接触中信也碾压了他,双叶也是,拉雯妲在这篇同人里令他身心俱疲,而现在信也完全忽视了他以抢占晓的关注……可怜的三岛。他很快也会有自己的高光时刻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晓开始处理自己的经历了。也因此他终于能够开始考虑自己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在相信了自己能够继续前行之后。但他对未来的想法还很模糊。他还需要再和其他人谈谈,来形成更清晰的考虑。我们很快就能看到那些对话将把他引向何方。心怀期待吧。

好了,这章就说这么多。感谢所有的读者,我为了你们而写作,也希望你们能够喜欢它。在这里留下评论,推荐给朋友,或者在推特给我留言如果你有什么想说的。没有什么能比你们的反馈更令我愉快了。我很快会带着一二三的章节回来的。到时候见。Bye-bye!

译者注:

“游戏”、“足球比赛”:原文“game”、“soccer game”。Game可以指游戏或者比赛,所以晓最开始会以为信也是说游戏。

 

碎碎念:

如果你的确喜欢这篇文章,比起关注和红心,我更希望能得到蓝手和评论。蓝手让更多人看见,评论则是作者(——和我,虽然这不太重要——)期望的反馈。我会翻译给作者的。重申一次没必要关注,我搞完这篇翻译和下一篇就会出坑,订阅tag就可以了。关注而不评论对我而言毫无意义,对原作者更是如此。

这章一如既往的惊艳,作者切入的角度再次展现出Coop和晓的相似点,对信也而言这是重建中的家庭关系。晓意识到自己对信也负有责任的这个塑造我也非常喜欢,很自然,而且成熟。那可是一直以来都把他人置于自己之前的来栖晓啊,他当然会觉得自己应当为这改变负起责任。不如说如果不是如此反而太傲慢了,的确异世界、阴影和殿堂能够作为对行为正误的筛选,但风险仍然存在,怪盗团行动前也是需要全员同意的,对吧。原作中没有太多意外事故不代表就不应该谨慎为之。我似乎没怎么看到这方面的考量,当然我看的同人不多,但这真的是个非常棒的interpretation。

好像又有阵子没做翻译,也没有写文,也没有做什么中文阅读,我自己反正是已经没什么感觉了,希望阅读体验不会很、僵硬?如果可以的话是希望得到对描述(?)风格的反馈吧。

下一章4300词左右,我希望十月结束前自己有时间更新吧。

评论(2)
热度(18)

© 夙染 | Powered by LOFTER